曹明伦 : 豪斯曼诗五首 | 诗歌翻译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曹明伦 ⊙ 曹明伦翻译专栏

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豪斯曼诗五首

◎曹明伦



豪斯曼诗五首
 曹 明 伦  译 

 
    阿尔弗雷德·爱德华·豪斯曼(Alfred Edward Housman, 1859—1936),英国古典学者、杰出诗人,著名的古罗马文学校勘学家,曾长期执教于剑桥大学,工作之余写诗,出版有诗集《西罗普郡少年》(1896)、《最后的诗》(1922) 和《集外诗》(1936)等。其诗颇具田园牧歌风味,语言质朴而不失音韵优美,情调忧郁而不失幽默达观。以下五首译诗的前三首曾载于《绿洲》1983年第6期(后稍有修改),后两首则是笔者早年为教学之用而翻译的参考译文。
 
▲  你看那金盏花开得多艳
 
啊,你看那金盏花开得多艳,
铺满田野,缀满路边,
和蒲公英一道计算着时辰,
计算着一去不回的时间。
哦,我可以陪你散散步么,
在草地上采花为你编花环?
挽我的胳膊对你不会有伤害……
“可以,小伙子,你可以陪我游玩。”
 
啊,春回大地就是为少女少男,
青春热血就像金盏花开一般,
趁这世界还没地老天荒,
少男少女应赶紧蕊吐花绽。
说什么今朝花儿明天也有,
可明天的花没有今朝的鲜。
请允许我现在就拥抱你吧……
“说得对,小伙子,今朝花儿更鲜。”
 
有些小伙子,说来真难为情,
只是为了偷香才大献殷勤,
一旦他们把香花采到手,
剩下的可就少得令人痛心。
爱我吧,像我爱你一样,
别去理睬那种靠不住的男人。
我真心的爱全都献给你……
“也许吧,小伙子,你也许真心。”
 
哦,看着我的眼睛,你不相信?
干吗害羞?这儿离城可老远。
你看周围的草儿多么青翠!
我们倒不如坐下来谈谈。
啊,生活不就是一朵花么?
为何真心相爱就非得要悲叹?
求你,可怜我,心爱的,美人儿……
“再见吧,小伙子,再见。”
 
千万别盯着我的眼睛
 
千万别盯着我的眼睛,
以免它们映出我看见的真情,
你会从中看到你清晰的脸庞,
从而爱上它,像我一样丢魂。
你会像我一样哀叹命运,
在漫漫长夜里消磨青春;
可你干吗要学我毁掉自己?
千万别盯着我的眼睛。
 
我听说有位希腊美少年
许多姑娘曾把他白白爱恋,
他却凝视着林间的一汪清水,
不再抬起他那张迷人的脸。
春天的花儿开遍了草地,
他依然低垂悲哀的双眼,
临风玉立在细雨之中,
一株水仙花,而非希腊少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指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那耳喀索斯(Narcissus),相传他因拒绝女神厄科(Echo)的爱而受到惩罚,面对水中自己的倒影顾影自恋,相思而亡,死后被众神化为水仙花。
 
▲  当我曾经爱你之时
 
哦,当我曾经爱你之时,
我衣冠整洁,服饰华丽,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赞叹
我优雅得当的言谈举止。
 
如今浪漫的爱情已消失,
将不会留下丝毫的痕迹,
周围的那些人将会说我
完全是当年那个我自己。
 
当我二十一岁的时候
 
当我二十一岁的时候,
我听见一位智者叮咛:
“所有的金钱都可以抛弃,
但切莫把真心付予他人;
可以送给人珍珠美玉,
但千万要留住自由之心。”
可那时候我才二十一岁,
他的话我一句也没听进。
 
当我二十一岁的时候,
我又一次听见智者叮咛:
“切不可把一片真心
从心窝里掏出白白送人;
掏心的代价是无穷的叹息,
掏心的报偿是不尽的悔恨。”
现在我已经二十二岁,
啊,他的话果然句句是真。
 
▲  最可爱的树
 
最可爱的树,樱桃树呀,
此时枝头上正缀满繁花,
在林间小道旁亭亭玉立,
为复活季节而身披白衣。
 
从我的七十岁可享之年,
二十岁光阴已一去不返,
七十载春秋减二十阳春,
留给我的仅五十个年份。
 
既然置身花间赏花品树
五十个春天还远远不足,
我会再去那树林边守候,
看白雪花缀满樱树枝头。

_____________________
 复活节是基督教纪念耶稣复活的日子,一般指春分月圆后的第一个星期日。复活季节指复活节之后的一段时间。
 《圣经·旧约·诗篇》第90篇第10节云:“我们的生命期限是70年(threescore years and ten)。”
 此行中“雪”乃写实,而非比喻。既然50个春天看不够满树雪白的樱花,那就再用50个冬天去看满树洁白的雪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8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