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陈蔚 : 说说四篇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陆陈蔚 ⊙ 从东到西找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说说四篇

◎陆陈蔚




说说简笺的《琵琶记》

    简笺的《琵琶记》是一首好诗,虽然看起来像只是把关于琵琶的典故串连起来,似乎是没有什么难度的写作,但其中贯通的气韵就是真正的难度。

    简笺在天天诗歌奖小程序上贴完这首好诗后,好像再没有出彩的作品,可能是太年轻了,到底功力还是欠缺些。没关系,不着急,只要不断锤炼这颗诗心,终会有稳定在较高水准上的写作。

    关于琵琶的各种古意,该诗用“信不信”等口语化词汇引领各段落进行化用,使遥远的古代如在眼前,节奏上也显得张弛有度。人类无论中外古今,都有美感、都喜欢美,虽然这美不美全凭主观,受个人经历、文化传统的诸多限制而各有所好,但中外古今的诗全部来自于对心灵自由和人生美好的追求。也有为标新立异,而绽放“恶之花”者,那其实也是写作者极具个人化特征的或许扭曲了的“美感”。

    该诗结尾段以十面埋伏、霸王虞姬等典故相言说,使人顿生“虽千万人吾往矣”之豪情,诗就应该结尾在铿锵处。

    看人家水做的女子简笺的美诗,我们是否自惭形秽?年岁渐长都变成烂泥巴了吧,赶快认识到回头是岸、再不追波逐流,愿都独立、自由;愿都从烂泥巴里长出莲来。


《琵琶记》
——作者:简笺

信不信,西凉
一个如此寒气逼人的名字
也会因为有乐音飘飘而陡生暖意

胡人好马上鼓
推手曰琵,引手曰琶
四弦,还是五弦并不重要
一条丝绸之路引渡烟火
将两河流域孕育的梨形身材
在轻拢慢捻抹复挑中涅槃重生

信不信,敦煌的月光
一样照在浔阳江畔
枫叶似火,荻花胜霜
江州司马移船相邀
那沦落的人儿低眉信手间
嘈嘈切切,珠落玉盘
待当心一划,声如裂帛

若不想泪湿青衫
便来听一曲《十面埋伏》吧
或者《霸王卸甲》也行
在绵密激越的弹拨里
捋一捋垓下的刀光剑影
然后,于最高潮处慷慨悲歌
“虞兮虞兮奈若何!”




说说刘乐山的《二环东路》

    刘乐山的《二环东路》写日常,用叙述、白描,几乎只是对生活实际的还原。我们四周很多的谎言,能还原实际、回到常识就是智慧了。我们的诗教不知何时起变成了推崇粉饰、拔高、抒假情,能够平白地述说就接近成立为现代诗了。但古代也不是这样虚饰的,《古诗十九首》首首言志直白、抒情真切、修辞恰当,所以说后退有时倒成先锋。

    现在的诗写里有人从不肯具体写出自己的生活、从不能袒露真我,一上来就抒假情、或说老掉牙的哲理,这样不仅会显得内容空泛,而且让人怀疑到他是否具有写作者应具的基本品格:真诚。

    《二环东路》的描叙中有很多细节,正是细节能使整首诗立起来、亮出来:“这些机器生产的东西/从工厂里平整的出来/又在我的身上变鼓”。“光穿过窗户/照在地上/刚好到我脚边/没有照着我”。小说强调要有各种传神的细节,诗同样需要。诗的写作当然要有文体感,诗的描叙等手法对比其他体裁的写法要更有跳跃感、要留白,仿佛只在具体地写日常、却处处有言外之意或似乎有言外之意。

    《二环东路》这首诗里“城市里/事物多少都不再是自然的样子”等句子从具象向抽象有自然的生发,体现出除观察力、感受力之外,作者还具必要的思辨力。于具体性上寓含甚至有时直指普遍性,这是成为一流好诗的一个要点。


《二环东路》
——作者:刘乐山

在一楼
我坐在一间屋子的椅子上
身体的温度随着天气缓慢下降
11月或者更早
大地开始收回它的热量
我穿上毛衣
加厚的裤子
这些机器生产的东西
从工厂里平整的出来
又在我的身上变鼓

在二环东路
一些工人刮下树皮
然后涂上白色的溶液
城市里
事物多少都不再是自然的样子

我穿的衣服
在将来的几个月
会依次增多
那些人造的棉和绒
动物的羽和毛
挂在我的身上
让我看起来
强壮、像样
可以独当一面

我坐在一楼
靠墙的地方
一些楼房
相互叠着
太阳已经在天上有一段时间
光穿过窗户
照在地上
刚好到我脚边
没有照着我





说说饭饭的《一想到这些》

    饭饭的《一想到这些》,到想到时青春已去、爱情也将凋零。在事后的事后,才能想这么多。其实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的,这似乎是一段不合乎道德的感情。虽然合乎道德和不合乎道德的爱情都会凋零,但前者会少很多自苦。

    第一段每句都用同一个引领词“想到”,一个个排比句仿佛仍有排山倒海的情执,其实梦早已经醒了、其实一开始就知道是做梦。这种醒终究是好事,虽然还有些恍惚。大好年华已经抛却,恍惚中似乎不是自己曾经经历过那么多、而是有人代替自己活过。

    第二段最后出现的“处女膜”一词因为用得直接,很有冲击效果,在该诗所述的这个女人的记忆里,失去处女膜之时也应是重要的分水岭,不管她此刻说来好像已经毫不在乎。生活不会因为我们的主观意志强烈与否而失去它的坚硬性,到年岁渐长时我们会承认一切都是自作自受。每一个前浪必然带来后浪,我们曾以为能压过一切的排山倒海的感情,只淹死了自己。


《一想到这些》
——作者:饭饭

想到这是最后一个夜晚
想到一滴水里还藏着个月亮
想到一些事物未曾抵达的远方
想到气味声音色彩和大片留白
想到金木水火土
想到一棵小草的挣扎
想到左手和右手
想到你我
——
齐齐躺下的那个初夜
还隔一张
处女膜




说说花花的《马儿》

    花花的《马儿》处处有独到,是因为心无所求的放松状态。第一段说马没有鞍、没有绳或许让人想到作者是要让人和马都具有自由,更文人一点或许想到布罗茨基的《黑马》,不迷信名人、相信自己,“只有共用的心脏”这样独特、有力的表达就是面对《黑马》也不遑多让。

    花儿和她的红马根本不想与谁对比,她和它互相亲密如一体,整首诗也只是个人化的呓语。

    我在不同的年龄段喜欢过不同颜色的马,最开始喜欢的就是红马。是因为年纪越小越心怀灿烂,喜欢明亮、浓烈的色彩。江南没有马,等喜欢白马的时候,仍是受文字的影响,文化地萌发着生理之情欲。后悔少年时常对动物残忍,杀小动物无数。当时决不会想到王子和公主都骑到白马上白马会不会不胜其重。花花对红马这么爱护,只发自肺腑地轻声低语。“在破落落的皮囊里”,能写这样的句子,当然也是受文化影响,但已有沧桑后的自我谦卑和对万物的同情。虽然有对万物的同情,而真正能关心的只有少数有缘者,第三段因这强烈的同理心及真切的爱恋,简直成为了山盟海誓。

    到底娑婆世界情重苦多,飞扬的青春无一不磨花、踏破,爱情能不变成仇恨而可继续相互怜惜成亲情已幸甚,“我是邋遢人/你是拖拉马”,叶芝的《当你老了》“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不如“我寻找那无言处/你从不多说”真实可感。

    该诗结尾“敬你酒一壶/我只要一杯”也出人意料,动物也爱喝酒,它们也有无数痛苦,酒可以短暂忘忧。“我只要一杯”或许是因年岁渐长酒量衰减,更可能是因年岁渐长而终究会生出些放下的智慧:外物无一可靠,无一能占为己有,能缓解自他之痛苦者,唯有无私利他之博爱乎。


干杯吧!朋友。


《马儿》
——作者:花花

让我骑上那匹马儿,它没有鞍
没有绳,只有共用的心脏

我们低语,在肺腑里
在破落落的皮囊里,马儿呀

你来自旷野,我来自远方
不必多说,你是红色的,我是烈焰
你四蹄踩绿,我亦是疯长的青草

我踏破了鞋,你磨花了铁掌
真不必多说,我是邋遢人,你是拖拉马
我寻找那无言处,你从不多说

马儿呀,那花开处,总有绿草
那河流的尽头,总有大树
我们就在那躺下吧,只看蓝天
数白云

敬你酒一壶,我只要一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19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