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怒 : 诗集《转瞬》之二(23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余怒 ⊙ 界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集《转瞬》之二(23首)

◎余怒



梨树下

梨花的简约风格
引起我的注意它约束了
自由伸展的枝条令我想起
一次针扎的经历。
没有我真正能明白的
事儿繁枝繁花这个世界。
当我写下一个句子:
线穿过针眼挺直接的。
(就好像我真的知道它的意思似的。)
我厌恶哲学。但也瞧不上生理学。

(2019)

跟着

跟着飞机跑。
累了忽然有了新想法在
跑道上坐下来抽支烟。
每天通过压力测试多次但不动感情。
为了在飞机上叫喊一声而去
坐飞机值得吗空中平衡更加
脆弱危险那是有钱人的消遣。
那天接下来的时间我跟在
一个人后面在市中心走了
很多路想了很多想象他的
伤痛梦想家庭他是个什么人以此战胜自我。

(2019)

忘我篇

在自然中忘我。
山中阴影多。野兔松鼠
都是形而上的动物我们
难以完整地追踪它们。
在房子中忘我。
你要先藏好。有人来了
捧一本书躲进更小的房间或溜进
卧室装睡。有人偷拍你
用喷枪喷他。有电话
不接。有约会不理会。
在房子中忘我要比在
自然中忘我困难一些。
你说:我首先是螳螂其次
才是我自己而后我才能
一步步回到现实中来让你看见我。

(2019)

境界篇

将来自外界的
影响减弱至最低收缩后
处于粒子般的离心
状态在加速器中。
一头犀牛在水塘里一动
不动它的意志。
静与动和爱与恨以及
神秘力量与狂热之举。
几百顶帽子和花衬衫抛洒在
空中我一下子迷上了狂欢节。
那边有人大呼小叫挥舞
着自己这边有人拎起一桶
冰水哗哗从头顶浇下大笑。

(2019)

回首篇

在每一座桥上
摇晃一会儿不管是
木桥还是铁索桥。
想起那一天她在
桥上喊叫(她似乎
不在意喊叫什么和
向人传达什么)。
我效仿她的行为并
试图那么去领会她。

(2019)

次声波

在各个房间
站一会儿。想一会儿
事情。今天听到的声音
都被套了个盒子像次声波。
即使好多房子拥挤在
一起好多窗子柱子也不能
改变这些声音的属性即使
房子旧了快要被拆除。
邻居们搬走了你同他们道了
再见还想再说几句但你不想
拿悲伤做文章。
今天雨声很大可你
觉得雨声很单纯。

(2019)

春序

春天会带来很多
好理由说服你让
心境变愉悦很多种花。
一种一种依次帮助你。
次序错了次序可以
重来:樱花角堇海棠。
出门转一圈回来或走出
更远之后再来看看自身
的变化:重新划分
主人客人和外面里面。

(2019)

小物件

倘若灵魂也那么工作多累啊。
你看她:每天身上戴着许多
五彩的小物件她哭泣时它们内外一齐响。
每次为灵魂下定义我都犹豫不决。

(2019)

印第安和爱斯基摩

在这一带我住了
多年每日傍晚都会
见到一个中年人准时
来到胡同里在每一面
墙上画他的自画像。
在人群中我望着他揣摩
他的目的和来历。
孩子们在画上涂抹第二天他
继续在上面画。他们
在嘴唇上添上两撇
小胡子他索性将它们
涂成络腮胡子。添上
眼镜他索性涂成墨镜。
尖耳朵涂成大象耳朵。
草帽涂成钢盔。他们
涂红色他涂白色。他们
涂白色他涂五颜六色。
他们问他是哪里人他回答
他是印第安人眼中
的爱斯基摩人。他们
不知道印第安也不
知道什么爱斯基摩。

(2019)

孔雀志

我尊重一个女诗人
的世界观像尊重她的孔雀。
白天她抱着它四处闲逛碰到
熟人她就将话题转到它
的身上。噢自然的色彩。
她训练它跟人亲近点头问好从
羽毛间伸出爪子邀请你跟它握个手。
你问她什么事儿她都低头看看它然后再
回答。孔雀一叫唤她就否定刚才的说法。
“我表面上是一只孔雀
本质上也是一只孔雀。我春天是
孔雀夏天也是孔雀。”
我纳闷:写作使她爱上了
孔雀然而在她还不是诗人
的时候它就一直陪伴着她。

(2019)

狐狸志

一帮年轻人为抓
狐狸发生了争执。
一个说狐狸还小没必要。一个说
告诉某人一个道理还不如直接
去抓狐狸。另外一个只想在
石头上雕刻狐狸或在
纸上画一只要么一群。
狐狸种类繁多是个问题:
温驯狡诈胆大羞怯跑得
快跑得慢白狐狸花狐狸。
去山上抓去洞穴里抓上天入地也可以
图省事去动物园笼子里抓。放过
诸种动物老虎树獭猫头鹰唯独
盯住狐狸。有时为它
争执一整天有时为它
东奔西走忙活一整天。
虽然远未到衰老的时候没有
疾病的困扰生活中什么
都不缺但不知为什么
每天他们都想到狐狸。

(2019)



年轻时就逝去的
朋友啊你们不在
的这个世界依然喧闹。
商厦里的面孔还是
那么多。茫然和专注表情各异。
恋人们在公园里依偎。
上了年纪的夫妻并排
走在人行道上。星空还是
你们在的时候的样子。
每当一件事发生我便
假设你们还在世上时会怎样。
这件事会不会被延迟或
改变借助于你们这是
自私的想法。那一日与
儿时伙伴酒后观看
无声电影我默默同时
为所有角色配音包括
生者死者。不想让
旁边的他们听到。

(2019)

反刍篇

将发生的事用
慢镜头回放一遍你就
不会再为之焦虑犹如
骆驼反刍:坚硬
的干草变得柔软。
在楼房里住久了搬去
塔中你觉得塔中蛮好。
(你愿意常年住在塔中。)
用望远镜望远。光线
变轻了托着身体(可能
只有这么着才会让人
想到精神这回事)。
不想再用纸币兑换金币。

(2019)

表里篇

有人冬天爱穿花衣服。
特殊的情感符号表里
如一色彩绚烂用视觉
反暴力晃动起来以使
身体听命于他。这种
极端的方式是迷路于
河岸的青蛙的方式它
常常四爪朝天眯着眼
装死。我们擅长利用
外在形象来遮羞草帽
马甲三角裤。雪地里
我们并不关心我们的
心脏我们总是吓唬它。
盘绕它犹如蟒蛇温存。

(2019)

杂树林篇

在杂树林中说的话不同于
在其他场合说的话。疏枝
繁叶。光影对称。私密性好。
有很多情绪要处理就来这里。
当你跑动时林中路会卷起来那些
清凉的阴影也会卷起来像草席。
园林工人爱呆在林中这是
他的工作和情感形式而你
只是偶尔发泄。杂树林吸收
的不止是幽静还有其他杂念。

(2019)

秋日篇

像摘下一片桉树叶当发现
一只绿蜥蜴悬挂在我的身上我
将它放入草丛并轻轻跺脚撵它走。
我已经不是见什么都
尖叫的年轻人他们喜欢
受惊吓而窃喜的感觉。
这儿收割完了。
田野里没有东西触动我了我也不再去
主动感知像一只怕冷的耳朵戴着耳套。

(2019)

被窗户卡住的鸟儿

就相似性而言
鸟儿像冲动。
这个世上很多事物
成了道具而你不知其妙。
鸟儿在它的风中
成了最主要的力(林间树木
在其次):转动它。
做一个热爱新鲜事物的老人在你
尚有知觉时请求将你抬到晴空下。
鸟儿撞上隔音玻璃。
无声卡在玻璃中间。

(2019)

老诗人

五十岁仍有一颗
猎奇的心令人惊诧。
看见一个婴儿用舌头
舔油腻桌面你也去舔除了
冰冷之外还有一点儿咸。
看见一个赤膊男人站在
车顶向路人喊话你驻足
倾听捋清他的意思直到
警察将他带走。身体
的功能阻碍了你于是
你去写作。你说:多少诗
能改变我我就写多少诗。

(2019)

脚(一)

我想请一位老妇人谈谈我的诗。她在
夏日浓阴下打着盹她的脚在编了一半
的草蒲团上微微抽搐脚周围是柔软的草茎。
如果你还爱着人类你就去摸摸她的脚。

(2019)

脚(二)

我想请一位女驯兽师谈谈我的诗。
她在熟睡的狮子背上打着盹脚下
躺着一群正在吃奶的小狮子。如果
你还爱着人类你就去摸摸她的脚。

(2019)

分门别类

分门别类是个好习惯你有
衣柜书架密码箱。把窗帘
挂在窗户上把揉皱的稿纸
扔进废纸篓。吃药时你把
白色药片攥在一只手上把
蓝色药片攥在另一只手上在
不同时间吃下它们以辨别
胃的感受。在酒店里你披散
头发去人家做客你扎个马尾。
有些主人爱在喝汤时谈论
自己的小故事有些主人
爱在举杯时谈论你的身体。

(2019)

原来的样子

看了很多书为了
理解现实它的招贴画它
的运动原理图。一个精密钟表钟面上
时针按顺时针方向转动我们以为那就是
时间的模样但我们错了。沙漏里
沙子堆成锥形若视为锥形同样错。
就像胖女人身着竖条纹连衣裙穿着
高跟鞋站在椅子上掩饰她的胖这完全是
比例问题甚至情感问题:观察者
为自己的男友效果最佳。
我们为建筑物建立模型它毁于
战火我们骑马它是木头的。一个著名
的拉丁美洲盲人*赠送给
我们每个人一个袖珍图书馆。

*注:诗人博尔赫斯生前曾担任阿根廷国家图书馆馆长。

(2019)

可以做到相对静止

现在我已经很慢了但
我的医生还是劝我再慢一些。
改变自我认知:你不是金枪鱼。
每天赶早班地铁以前狂奔现在一路
小跑可还是无法正常走路更别说散步。
如果身在水中情况就不一样:水中
阻力小。那么仅仅是
空气的原因吗?不是。敌视。依恋。
所以水中阻力小是一个借口。我不是
金枪鱼也不是墨鱼。正如帕慕克
所言:我的名字叫红——并非指颜色。
记住相处的每个人的名字这很难但你要
回答相对于他们怎么活着这问题:医生
提醒我。“想象在他们中你迷路了。”
如果哪天运气好,地铁上没有人,我
就可以在地铁上狂奔只要与
地铁保持相同的速度。一种
相对静止的状态理论上可行。

(20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19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