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水 : 三月追问集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三月追问集

◎笨水



追问
 
我是谁。我问
我是笨水。我答
笨水是谁。我追问
一时语塞
竟答不上来
不追究了
很多人活了一辈子
也没说清楚
自己是谁
到死
也只有名字
刻在墓碑上
2019-3-1
 
 
新生时刻
 
每天早上醒来
我都感觉像新生
此时妻子若在熟睡
就当她还未出世
安静中,我习惯启开窗帘
从缝隙看外面的世界
是新的
好大的雪啊
好大的雾
启明星,真亮啊
还有孤星下
由疏及密的人群
我都在心底
轻轻感叹
2019-3-1
 
 
我们的语言
 
从来都是人说人的
鸟叫鸟的
狗学会我们的汪汪
鹦鹉嘴里只有几个词
磨得光亮
我们对草木说话
只用剪刀和锯子
我们对铁说话
就想到打铁和折弯
处丘壑而怀旷野
登上群山之巅
我们以为容得下万物
放得下一切
想说点什么
发现真正可使用的语言
少之又少
只剩一个“啊”字
和“啊”的重复
2019-3-5
 
 
仰望太阳的三种方式
 
直视太阳一会
就必须将目光
迅速移开
要么闭上眼睛
继续保持仰望的
姿态
要么被它照瞎
再祈求
给自己三天光明
2019-3-7
 
 
破绽
 
遇见一只鸟
不在树上,不在天上
它坐在餐桌对面,披着人形
啄食一盘麻婆豆腐
频频把辣子皮甩在桌上
它时而鸣叫,止不住哀叹
那叹息听起来,像我内心的轰鸣
鸣啭像我骨缝中偶尔,迸出的稀世之音
这么短暂的时光
我们就成了彼此的破绽
我们藏头露尾多久了
学会了人的语言
终究改不了鸟的口音
天空荒废了
先生
该走了
苹果花将要开开
秋天仅仅飞了一会
就落在我们头上
2019-3-8
 
 
移动打卡
 
打卡,或者打完卡
只要随身携带手机
穿着信息外衣的监工
就会定位你,跟踪你
时刻掌握你的实时动态
知道你在或不在工作岗位
知道你什么时候吃饭
什么时候下班
什么时候上过厕所
出差在外,知道你
在既定路线上,还是偏离了路线
知道你住的什么酒店
见过什么人
这跟监控放归野外的动物
没什么区别
2019-3-14
 
 
我们都是演员
 
没有隐居山林的人
更没有大隐隐于市的人
我们开车,步行
我们逛街,坐地铁
无论何时何地
总有摄像头对着录像
并同步在一些屏幕上播出
我们都是演员
不同的是
有人天天是直播
有人一生如重播
2019-3-14
 
 
扶不起身体里跪着的人
 
有人没法子了
跪下来
有人无奈
跪下来
有人被迫
跪下来
“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
有人说完
跪下来
“男儿膝下有黄金”
有人在水泥地上
跪下来
有人在搓衣板上
跪下来
有人在琴弦上
跪下来
有人假装
跪下来
有人看别人跪下去
跟着跪下来
跪下来的理由很多
跪下来的人啊
越来越多
扶得起一个
扶不起这么多
跪下来的人
扶得起一个跪着的身体
扶不起身体里
跪着的人
2019-3-14
 
 
拍瓜
 
瓜长在地里供人杀
瓜长在肩上
用来拍
有的瓜拍的多了
就油光锃亮
拍一拍
一个想法
拍一拍
一个决策
拍一拍
一道公文
好像瓜天生用来拍的
以为
拍一拍
瓜就熟了
2019-3-18
 
 
假花
 
春节过后
一支假花,遗漏在树上
冬天它假装傲雪开放
现在是春天了
它又假装,是早开的花枝
它让一个女孩,为它停步
为它踮起脚尖
直到同伴催促
才将信将疑地离去
也让路过的我
忍不住多看它两眼
它是支假花
但假得太真了
它有真花的鲜红
又有真花的娇艳
它真的在春天里
还有以假乱真的底气
占据一棵树醒目的枝头
断定春风不分真假
只顾吹啊吹
2019-3-18
 
 
我的挣扎太简单
 
我的后背,快要化了
我的脸结了冰
我的心,好不容易释然
又被一些事冻住
乍暖还寒
路边,雪在挣扎
我也在挣扎,我的挣扎,太简单
不过是加减衣裳,转身,侧身
对着世界傻笑
有时哈哈大笑
2019-3-19
 
 
我的画展
   ――致老孔
 
你来我家
提议要看一看我画的画
于是,我把它们一一展开
铺在客厅地板上
美其名曰
地板展
我的观众只有你一个
我想,我要是一直画下去
地板铺不下了
就铺到楼下地面
为小区的人
办一个地面展
小区铺不下了
我就把我的画铺到街上
为满城的人
办一个城市展
如果我能得到时间的宽恕
坚持画下去
我的画会铺满地球
我就能为月亮和头上的星星
办一个星球展
起风了
石头压不住
追也追不回
就当它,是最后的太空展
我只坐在地球上
做一个安静的参观人
2019-3-20
 
 
优先跟人说话
 
我不接陌生的电话
不知道对方是人
还是机器人
它们从保险公司打来
从房产公司打来
从银行打来
从各种中介打来
从诈骗集团打来
它们向我推销的产品与服务
它们欲施与我的骗术
我都不需要
我急需的,仅仅
是一个私人接听机器人
我急需它从中将人和机器人分出来
如有必需
我优先跟人说话
2019-3-21
 
 
闪念
 
墙没完没了
像路,没有尽头
走累了
我停下来休息
靠着墙,身体放松了
内心,平静了
我感觉墙在颤抖
感觉它的不安
感觉它快撑不住了
向我缓缓压来
躲开时我有个闪念
扶一扶这堵疲倦不堪的墙
2019-3-22
 
 
影子铁链
 
木桩上拴挂的铁链
因为我的倚靠而颤动
因为风,它的影子,颤动
铁链,可做镣铐
锚索和滑轮
影子能做什么
影子看上去
比铁链更像铁链
更沉重,坚韧
我想给囚犯戴上影子
给辘辘缠上影子
给横斜的树枝一条
下垂的影子
不止这些
它一定还有别的用途
世上那么多人影
正在脱掉人形
2019-3-27
 
 
停在银行前的运钞车
 
银行门前有棵树
正开着花
那花,可看作桃花
也可看作
树上结出的几个人
它们零星飘落
有风,便纷纷扬扬
落在运钞车上
落在押钞人的头上
枪杆陡峭
很多花落上去
又摔下来
胆子大的
跳进枪口
被收枪带走
它在枪管里
鲜艳如子弹
枯萎也像子弹
2019-3-29
 
 
杀天儆人
 
电影里
持枪警戒的人
一律枪口朝天
以防走火伤及无辜
情急时
他们就朝天开枪
“呯”
天被击中,撕裂
果然有效
所有人抱头
蹲下来
2019-3-29


返回专栏
©2000-2019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