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各 : 《俄狄浦斯王》的隐喻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马各 ⊙ 马各注册新开户送体验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俄狄浦斯王》的隐喻

◎马各



1

《俄狄浦斯王》是古希腊作家索福克勒斯创作的剧本,约在公元前431年演出。它号称是一部十全十美的悲剧,被视为悲剧的典范。这里就先简单地讲述下故事的梗概。

故事起于一次诱奸事件,忒拜国王的儿子拉伊俄斯因为爱恋上珀罗普斯的儿子克律西波斯,并诱拐导致其死亡,因而被珀罗普斯施加了一个诅咒,作为惩罚,阿波罗神谕:禁止拉伊俄斯拥有子嗣,否则,其子将弑父娶母。

拉伊俄斯之后成为了忒拜的国王,与伊俄卡斯忒结婚。因为恐惧珀罗普斯的诅咒,一直回避和妻子伊俄卡斯忒的交媾。但在一次醉酒之后,拉伊俄斯与妻子交合,最终导致了主人公俄狄浦斯的降生。拉伊俄斯把刚降生的儿子用皮带捆住,把脚刺穿,抛弃于荒野,以避免神谕的应验,此亦为俄狄浦斯之名的由来,即“双脚肿胀的人”。

但由于仆人的怜悯,俄狄浦斯被一名牧羊人救起,并在日后成为了科任托斯国王的养子,俄狄浦斯成人之后得知自己将弑父娶母的神谕,他想挣脱这种命运,于是逃离了“父母”所在的科任托斯,往忒拜国而去。在路上,由于和一个老者发生争执,将其误杀,而这个老者实际就是他的父亲拉伊俄斯。

此时,忒拜国正被狮身人面的女妖斯芬克斯所危害,这就是著名的“斯芬克斯之谜”,斯芬克斯出了一个谜语:“早晨用四只脚走路,中午用两只脚走路,晚上用三只脚走路的动物是什么”,要求路人解答,如果解答错误就将其吞食。俄狄浦斯破解了斯芬克斯的谜语:人,早上即幼年时期爬行,到了中午即青年时期两条腿走路,而到了晚年则拄着拐杖三条腿走路。斯芬克斯由于谜底被揭穿,羞愤之下跳崖而死。

由于消灭了威胁忒拜国的女妖,俄狄浦斯被拥戴为国王,并按照习俗,与其父亲拉伊俄斯的妻子结婚,这也就应验了阿波罗的神谕“弑父娶母”。这正是故事的令人吊诡之处,俄狄浦斯原本是想逃离自身的命运,这种逃离自身命运的行为却反而促成了自身命运的实现。

之后,瘟疫降临了忒拜城,忒拜人在此去祈求神谕,使者带回神谕说:瘟疫是又弑父娶母的凶手所造成的,俄狄浦斯于是按照神谕去寻找凶手,最终发现自己就是那个自己要找的人。最终,王后在极度羞愧中自杀,俄狄浦斯勇敢地承担了罪责,他刺瞎了自己的双眼,放弃了王位并自我放逐。

2

这部作为典范的悲剧在之后长久的历史中,给了人们持久的震撼与启发。这部戏剧,从表面上看,讲述的就是俄狄浦斯与命运抗争,最终反而促成自身悲剧命运实现的故事,俄狄浦斯作为一个拯救人民的英雄,在命运的安排下,最终却成为导致灾难发生的根源,各种偶然事件的发生,仿佛全部在一种必然性的无形之手的掌控之下,最终导致悲剧命运的实现,主人公看似是无辜的,但他确实又是自己促成了自身命运的实现,那么如果从这点,去看“斯芬克斯之谜”,俄狄浦斯真的破解了“斯芬克斯之谜”吗?

从故事的发展过程上去看,“斯芬克斯之谜”正是剧中的一个关键的“剧眼”,俄狄浦斯的悲剧命运正是由于他不认识自己造成的,斯芬克斯的谜底是人,俄狄浦斯猜出了答案,但俄狄浦斯的答案只是一种作为物理性质意义上的人,斯芬克斯之谜正是要人去认识人,也就是认识自己,就是阿波罗神殿上的那句横亘在每个人面前的问题——“认识你自己”,那么可以说,俄狄浦斯并没有真正认识自己,他认识的只是人作为物理性质意义上的人。那么最终,俄狄浦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俄狄浦斯就真正认识了自己吗?答案是否定的,他是谁的儿子,他不是谁的儿子,这和人用几条腿走路这样的答案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但俄狄浦斯勇敢地承担了罪责,这也就意味着他不再逃避自身的命运,而是勇敢地承担起了自身的命运,他刺瞎了自己的双眼,因为悲剧命运的根源正是在于:他“有眼无珠”,他没有认识到自己是谁,他其实并没有破解“斯芬克斯之谜”。

俄狄浦斯自以为可以掌控自身的命运,这种掌控自身命运的行为很像一种理性的“设计”,而这种“设计”本身反而促使自身成为命运摆弄的玩偶,促成了自身悲剧命运的实现,这样的剧情向人们暗示了人的一种有限性,而与这个有限性相对的那个无法逃脱的掌控人们命运的无形之手又是什么呢?弗洛伊德从《俄狄浦斯王》中引申出了一个著名的心理学概念“俄狄浦斯情结”即“恋母情结”,人们的无意识的行为其实都源于人的潜意识的领域,所以严格地说:不存在什么偶然的行为,哪怕是无意识的行为也可以追溯到人的潜意识的领域的原因,哪怕是怪诞的梦也充满着各种现实的隐喻。俄狄浦斯情结正是人在婴儿时期就具有的一种情结,只不过在成年之后被压抑在了潜意识的领域,而被压抑在潜意识领域的东西它会时不时地通过无意识的行为摆脱意识的控制而表达出来。如果从这点去看,俄狄浦斯看似是无辜的,他不是故意的,他试图通过意识去控制自身的命运,但最终却被命运所摆布,这种无法逃避的命运正是隐喻着人的潜意识领域的生物本能也可以说是人的黑暗本性,所以,俄狄浦斯并不是无辜的,因为没有什么行为是纯粹偶然的。

所以俄狄浦斯的悲剧并不是偶然的结果,而是暗示着人的一种必然性的灾难,哪怕俄狄浦斯自以为可以掌控自身的命运,哪怕他被人们认为是一个英雄,而正是作为英雄的俄狄浦斯却确确实实是造成灾难发生的根源,这正是暗示这种灾难和悲剧的不可避免和必然性。正如尼采所说: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凝望着你。人性本身就是一个深渊,而这个深渊正是隐藏在水面之下的深不见底的冰山,人被它所掌控,却无法完全认识他。那么俄狄浦斯的努力和抗争,只不过是露在水面之上的“冰山一角”。

从这点我们可以去理解T. H. 黧黑对弗洛伊德的评价:“如果一个人的伟大程度可以用他对后世的影响来衡量,那么弗洛伊德无疑是最伟大的心理学家。几乎没有一项探讨人性的问题没有被他触及过。他的学说影响了文学、哲学、神学、伦理学、美学、政治学、社会学和流行心理学……弗洛伊德、达尔文和马克思可算是20世纪西方思潮的三位先知……他公开宣称和哥白尼、达尔文站在同一线上,向人们幼稚的自我中心挑战,希望唤醒人类,使之迈向成熟的自知之明。他对人类的本性和必然的灾难充满了悲观的结论,但在这种悲观的宿命论中却存在着一丝的希望,希望人们能以理智面对自己的潜意识和黑暗的本性,唯有如此才能扭转人类的命运。”

https://zhuanlan.zhihu.com/p/5975778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

 

©2000-2019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