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 : 怅望武丘路,沉吟浒水亭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小海 ⊙ 心灵的尺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怅望武丘路,沉吟浒水亭

◎小海



                怅望武丘路,沉吟浒水亭
              ——《秀野山水间—运河古镇浒墅关诗文增辑》读札
                                      小海
    在苏州的古镇中,浒墅关我并不陌生。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们这批大学生毕业后要求下基层锻炼一年,我的女友挂职到了浒墅关。逢周末,有时我会从苏州市区坐车去看她。在逛完了古镇和蚕桑专科学校后,我们还去爬了周边的阳山、真山,见到过山上兀立的大石和摩崖石刻。我知道吴王夫差兵败失国后,曾自杀于阳山。真山有传说中的吴王陵。
    作为苏州古城的卫星镇,浒墅关的名气不小,而她的发展得益于大运河。这条南北交道的枢纽穿越了古镇中心。古往今来,苏州都是典型的水乡泽国,早在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就开凿了运河,用来沟通长江和淮河。当年的吴王夫差还拥有一支争霸天下的利器——“无敌舰队”水军。
    我的文友张文献是一位作家和古陶瓷收藏鉴赏家,他在博览与遍寻史料的基础上,编著出版了《秀野山水间—运河古镇浒墅关诗文增辑》一书。记得年前的一次聚会中,他曾欣喜地告诉我,发现了白居易等人写浒墅关的诗文。拿到他送来的新书,首页上扑面而来的就是白居易的《别苏州》:
    浩浩姑苏民,郁郁长洲城。
    来惭荷宠命,去愧无能名。
    青紫行将吏,班白列黎氓。
    一时临水拜,十里随舟行。
    饯筵犹未收,征棹不可停。
    稍隔烟树色,尚闻丝竹声。
    怅望武丘路,沉吟浒水亭。
    还乡信有兴,去郡能无情。
    公元825年,白居易任苏州刺史,一年后旋即卸任。年过半百,历经仕途沉浮的诗人,在苏州体察民情,励精图治,主持开凿了虎丘至阊门的七里山塘河,沿河起街,构连交通,促进了当地经济文化的繁荣。浩浩姑苏民,十里随舟行。离任时,他和百姓依依惜别的场景仿佛如现眼前。张文献依诗中的线索,进而考证出白乐天和苏城百姓挥手作别之处的运河边浒水亭即是今日浒墅关。
    “年荒世乱走天涯,寻得阳山好住家。愿辟草菜多种树,莫教李子结如瓜。”施耐庵的这首《阳山》也收录于书中。读者不难发现,诗句明白、晓畅、旷达,诗人的心境从中一览无余。是啊,少年时代的施耐庵即到浒墅关季家读私塾,后又与季家女儿季丹红完婚。他在浒墅关这个运河畔的“大码头”一住经年,结交三教九流,听闻了许多侠客演义故事,为他下笔有神的小说创作上了最好的“民间”一课。
    以诗为媒,以诗证史,一些吴地名流的趣闻逸事,也在不经意间,被张文献的一双慧眼给“挖掘”了出来。
    在《康熙驻跸浒墅关》一文中,他分析了明末清初文坛名宿汪琬为何不住尧峰山(汪琬被时人称作尧峰先生),而要在浒墅关弄几间破屋,与学生们诗文唱酬?康熙第一次南巡时(康熙二十三年),就曾驻跸浒墅关。据《浒墅关志》记载,当时龙华寺僧超揆进献了《梅花百咏》,受到康熙皇帝的赞赏,由随行的皇太子出资重修寺院,裕亲王挥毫泼墨赐寺额。超揆本人因此应召入都,侍从畅春园应制作诗。他圆寂后还被赐谥“文觉”。文章中说起汪琬隐居于此,过着貌似与世无争、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实则他在悄然等待。也许是超揆的“幸遇”给了他期望与启示。果不其然,翘首以待的这位贵客来了——康熙皇帝第二次南巡时,所召见的苏州籍诸臣名单上,赫然位列第一的就是汪琬。终于等来了这一天。“繁枝烟外绿,新箨雨中斑;恐有肩舆客,柴扉昼不关。”他在浒墅关写下的诗句如今读来,别有一番意味。诗中的这位“肩舆客”,显然就是贵为天子的康熙大帝。我们来读一下他的迎驾诗:“遥望龙颜渐俨然,鷁头绣伞缭祥烟。不愁日与长安远,此地重瞻尺五天。”“咫尺天威大道旁,最惭衰病失趋跄。谁知分外承恩顾,不忘先朝执戟郎。”汪琬自己还特意注明:在浒墅关迎御舟时,圣上遍问诸臣姓名,独不问汪琬,只因圣上已知晓其名。声名上达天听,汪琬自感无上荣耀。
    而和汪琬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改朝换代之际殉节官员之子徐枋。徐枋遵父遗命不仕异族,在苏州西部天平山麓筑“涧上草堂”隐居,终身遁入山林,不入城市,乃至“家止四壁、薇蕨不供”,其二儿一女在饥寒交迫中先后殒命。他与杨无咎、朱用纯并称“吴中三高士”。与宣城城沈寿民、嘉兴巢鸣盛称“海内三遗民”。收在书中的《奉赠周仪部玉凫先生五十韵》,是徐枋的沥血长诗。“迹隐东冈畔,人称南国贤。”诗作沉郁悲壮,诗句中有“后凋群卉暮,孑立众峰巅。一室生虚白,孤亭自草玄。江南哀庾信,幕北阻张骞。”可谓是剖心明志之作。诗题中的玉凫先生,即《浒墅关志》中提及的一位乡贤周之玙。
    检出书中两位诗人来评点,似乎难免以意逆志,其实并无道德意义上的高下比较评判,只是诗艺上的得失或文化价值,有时确实需要返回历史的特定情境,知人论世,一探究竟。
    通常我们知道,明代前,浒墅关已是“吴中一大镇”,当时设置“一地两关”:巡检司和税务机关。作为交通要津的浒墅关,“为十四省货物辐辏之所,商船往来,日以千计”。日后又成为康熙“海禁开放”后,浒墅关被称为“活码头”,是江南对外开放的商品货物集散重地。而在《千年浒墅关》一文中,张文献从相关文献资料中发现,宋人王绘在《绍兴甲寅通和录》中的文字记载里,就已提到了浒墅关和浒墅巡检。这让浒墅设关的历史,又向前推进了二百多年,
    从上述所举例证中不难发现,《秀野山水间—运河古镇浒墅关诗文增辑》编著者在成书过程中所下的扎实功夫。正如他的夫子自道:在研究某地的历史文化时,不要局限在该地的历史典籍中寻找,更要关注它形成的历史文化背景以及相关的人、事、物等。众所周知,浒墅关的形成,就是由于隋唐时期大运河的开通,带来沿河两岸的繁荣,古人出门最便捷的交通工具就是船,那么就可以从历代苏州文人、到过苏州的外地文人们的文集中去寻找,看看他们在运河中的航船上有何感慨,相信总会有收获。虽然这个工作量十分巨大,可能数十册翻检下来,找不到想要的,但又是最可靠的办法。也正是靠着这个坐穿冷板凳的“笨”办法,才有这本书呈现在读者面前。
    “昔年曾作轩中客,今日重题秀野诗。”(朱斌)“秀野轩高瞰水滨,无边光景四时新。”(虞堪)现在,由张文献这位有心人,将这些散落在历史文献深处的诗文遗珠翻检、打捞出来,拂去尘埃,擦试一新,并将她们一一串起,成为一条熠熠生辉的珠琏,展示于读者面前,而江南古镇浒墅关的文脉,也因此由隐而显,实为地方文化建设的一桩幸事。

             载《苏州日报》2019年3月30日“悦读”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

 

©2000-2019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