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本 : 【淡若春天2014诗歌精选】12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淡若春天2014诗歌精选】12首

◎淳本



那时候,或许更纯粹......


《越人歌》

沿途的河岸,已到暮年
我们还假装为它开门,让河水流进来

有船的时候,水花混乱,暧昧地响动
我来回路过好几次,唱歌的喉咙
已说不出少年事

风有些冷,我们无视节令说着春天的话
那些饥饿的植物,多么孤单
那些陌路的山川,
早就离群索居

这世间,唯有思念可以高人一筹
否则,我怎会身穿草木,披挂心经
被爱缠身

《妈妈是个美人》

我是夏夜里的植物,妈妈是个美人
她抢走了我一生的风景:
在二十四节气的历法里,我是小满时的苍耳,白露时的苍耳
在农人眼中:我是有毒的苍耳,鱼目混珠的苍耳
没有父母的苍耳

我曾经给每一个人写诗:
漂亮的小孩,孤独的牧羊人
百合一样的老祖母,
落败的风声

我从不给妈妈写诗

我一直徒步行走,遇见离去的亲人
他们不看我,任由我在他们之外

我是妈妈的女儿,没有荷叶的女儿
不漂亮的女儿
无遮挡的女儿

我周身断裂,没一处平滑
不像她那么完整

她在南山
看小鸟飞来飞去,筑巢,结婚,生孩子……

我也想结婚了,生个女儿叫雁字
和她一模一样:嘴角柔软,头上飘着白云

虽然她不知道我们多么远,多么远
不知道我这一生,必须经过漫长旅程,进入一场大梦,消失在河流之中


《在高原》

雨水一直四处游荡,像要开启一把锁
或者陈旧的铁

二月的雁字停在梁上,她多么小,
与我们相安无事,为什么总想着她离巢的时候
我们已经两鬓苍苍?

亲爱的,我不断重复:“你看,她多么小!”

是的,我已经开始衰老,
有更年之嫌
昨夜,我梦见鸢尾正年少,顺着河流而下
那时我像只扁舟,置身事外
有无数朵樱花,开在面前

我热爱的旷野,设计简陋
我喜欢白云低低的,蔓草无边
喜欢浩大的风吹得世界都消失了,我看不见自己

《而现在》

我的阅读速度越来越慢,
面对高大的楼房喘不过气来

雨水半推半就,将春天装扮成,初生的样子

有个少年就在身旁,赐我一亩三分地
我带来的,是过路的蒲公英,是它小小的绒毛,
落在你的田坎上,不会毁了你的秧苗吧?

还有我的辛夷,正要开放,有没有合适的天气?

我的迎春花,一半朝着风,一半朝着雨
垂在我将路过的暮年
那里有门,有安身之所,仿若一次伟大的重生

我是个近视之人,为了追赶时间,
才会将自己,变得越来越阵旧

悲伤的说辞》

这个路口,左边是森林和母亲,右边是木筏
城里来的女人,她们有花布衣裳,齐额的刘海
 
这是春天,全村男人倾巢出动
要和她们交换
 
“孩子,
这条沉过船的河,也沉过一条鱼”
 
袓母已经老了,老得不喜欢胡思乱想
她如此安静,被藤蔓们固定在这里
对身外事一览无余
 
她有时像面墙,有时像面镜子
有时是竹篱笆上的野蔷薇,可以看见河水没过人心
孩子们慢慢长成了树
 

智慧的祖母,苍老的祖母
热爱春天的祖母,
 
最终,也游走了
 
春花颂》

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身上穿着樱花粉,那是我喜爱的颜色
我把它叫做花朵,和花朵
 
它们没有同时趟过一条河,却同时在这里相遇
它们用一整年来修剪羽毛,再轻声问候
它们没有灵魂的义肢,可以原谅眼前所有愚蠢的事物
 
那些半路分手的友人,那些正在苏醒的母亲
那些终于唱出来的情歌
它们都叫做迷途知返
 
是啊,妈妈曾说:凡在春天里盛开的植物,都有智慧的头脑
都有一颗纯洁的心
 
《迷途》
 
我刻意离开城镇
相信无论在哪儿,都能找到路
我听到季节推倒时间的声音
好事的土拔鼠,一点点撩拨大地的神经
一只迷途的大象,远离象冢
神情混乱
我有些分辨不出,它是它,还是我自己
我身上挂满璎络,死生的璎络
那还是什么
那是痛
我决定跟自己说说话,大地在沉睡
我在河里,拨开杂草
远处有些不美好,只有水,阳光和黄昏在天空飞过
我只愿在黑暗中呆一小会儿
黎明再不来,我会伤心的。

水流或急或慢》

这些河,流到这里,成了不会说话的石子
多年以后,是我,正是我
在自己制造的河床中间,感受着似曾相识的背景
我所迷惑的山涧,春光明媚,桂花在其中呼唤来人的名字
那些迎面而来的,那些擦身而过的
都是你吗?是你吗?
关门的人是你,
开门的人也是你
时间为何假寐?窗外正起青苔
我接受你的枯萎,
你必须接受我的,或急,或慢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错过季节的香夹蒾,我总叫不出她的名字
春天难以忍受的漫长
 
孩子们爬上对门坡的山岗,回头又叫了一声“妈妈”
母亲没有应答
此时落了单的小鸟在林间,傻傻的鸣叫
春风在山里转了好长一个圈......
 
这不是春天,树叶掉到地上就成了灰烬
阳光昨日来过
我们今天来过
 
一些人很快走了,
一些人来来回回地丢失自己
那条路,到处是白头的蒹葭
 
站在岸边的人,已经挥手离去
站在水中的人,很像我的母亲
也很像我
 
这是今年的第十五个节气,我等的八月再次迎面而来
夜晚水汽凝结,背心发凉
白天,依旧穿上好看的布裙子,这是我唯一可以发出的光亮
疾步穿过昏黄的城镇

公交车上》

一群患上忧郁症的人
里面有我的兄弟,姐妹,父母长辈
我们习惯了透过皲裂的声音,来预测物事人非
习惯了沉默,然后发掘自己金子一般的后知后觉
还习惯了像树叶,保持着同样的姿式
偶尔偷偷向阳,偏左
 
人群中,如果有最先被惊醒的鸟雀
一定是语无伦次,不合时宜的
他和人群隔着山涧,已经很久没人逾越了

一些隐喻,显得生涩,怪异
比如乡村被谋杀,土地不了解自己的命运等

这个即将要下车的陌生人,让大家都扭捏起来
这群患者,包括我在内,都开始变得不像自己
开始遮遮掩掩地笑,
遮遮掩掩地笑不出声来
 
面对这个世界,我们越来越沉默》

我不说话的时候,冬天开始进入壮年
大地被冰雪覆盖,它已不长庄稼和植物
只长房子:圆的,扁的,尖尖的,冲破蓝天的
土地负荷加剧,患了心脏病,
小民越来越小,越来越热爱各种横财和马匹
马匹能冒烟,会吼叫,生产雾霾
能让距离变短,心灵变长
经贸日渐繁荣,绢帛能换的不仅是银两,还有美色
天上人间住的圆圆和师师,衣裙甚薄,
丰肌胜雪,却不似当年呤诗作赋的俏模样
群众喜好出入戏院,享受太平盛事
我高挂免战牌,空着茶杯
一墙之隔,显得自己特别悲伤。

《鱼过江湖的时候》

我要抱紧自己,杜绝风雨飞过
远山和墨汁飞过,
无数画卷飞过
被关闭的众生飞过

要一切,由我的双手来决定
                                                
风凉的文字,黑夜的目录,万物多么焦虑
冬日的幻想让内心安稳许多

从此,我要热爱一切内质,远离一切表相
要苍山多维,用各种角度来审视自己的多情与悲悯

要十万良田,驽马十驾,请你来慢慢分辨
这已经定下的结局

要干瘪的河床
一条鱼,
寂寞穿过空地。要你知道这其中的种种悲情。

要依然无知的中年,不知道用哪一种情绪,
来热爱一个人
或一堆无用的肉身

要春天被裹挟,在远方慢慢洗涤尘土
再慢慢靠近我的,死寂的大山

要你再次知道,我无法表述,这短暂的旅程
 


返回专栏
©2000-2019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