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马 : 近作16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近作16首

◎沙马



选择

到了不惑之年,我选择了一块空无一人
的荒地,开始了勤奋的劳作
久而久之,荒地,在荒野里获得独立

从第一粒大米出现的那天,我就有了
新的思想。喊来我的
同类一起劳作,一起穿过物质的黑夜

很多年过去,这里成为了我们的共和国
有了阳光和果实,有了女人
和孩子。一天天,这里的墓碑,也那么漂亮

                                2019年2月2日

拆迁

房子要拆了,房子里的女人
在嘀咕着不好的
日子,嘀咕着不好的往事

我说要不了几天,推土机
就要开到这儿,把房子
铲平,我们就要去一个新的地方

她说,这有什么两样吗?人是
什么样子,不管到了
哪儿,生活就是什么样子

这个时候,我走了出去,坐在
门外一块冰冷的
石头上,一口接一口抽着烟

                          2019年2月12日

瞬间

一秒钟,是一分钟的瞬间
一分钟是一天的
瞬间。我,是人类的一个瞬间

到了不惑之年,我才感到
活着,是死亡的
一个瞬间

                 2019年1月9日

丢失

我丢失了很多东西,却不
知道丢失在什么
地方。我去过了很多地方
却没有一个人和我
说话。我一路走,一路丢失

如果说,活着是一门艺术
那么“丢失也是
一门艺术”。因为我
获得的东西总是在丢失之后

为此,我每天
总是第一个打开了窗子

                   2019年1月21日

酒后

朋友们都走了,留下一桌子
的空啤酒瓶。仿佛
一颗颗空虚的心,一个挨着一个

也许他们正摇摇晃晃地走在
回家的路上,也许
有人会迷迷糊糊的敲错了门

也许有人就倒在一棵树下睡着了
也许有人在大街上
大声唱着找不到调的歌

                         2019年1月2月11日

回乡

进入村口,一阵风吹落了树上的
果实,很简单,弯下腰
就能拿到,可我
还是顾虑重重地站在那儿

这时一个老人从低矮的屋子里打开
窗子,伸出白发苍苍的
脑袋说,朋友,果子已经落在
你的面前,就请你拿走吧

我拿起落在地上的果子,回转身
看看老人,忽然感到
我拿走的不是果子
而是老人最后的那么一点时光

                      2019年1月27日

夜晚的街头

夜晚的街头,弥散出一阵阵烤鸭的
气味,几个小青年
坐在冒烟的日子里啃着烤鸭

老板娘扭动着腰肢,盈盈的笑着
说,欢迎你们常
来啊,这可是生活的味道

他们嘿嘿笑着,单调的眼神看着外面
外面的风,吹落一地的
树叶,偶尔有几只狗一窜而过

                            2019年2月2日

雨衣

父亲死后,他的一件雨衣还笔直的
挂在客厅的墙上
现在,墙上出现了人的痕迹

客人们来了,都好奇的朝着
这件雨衣看着
眨眨眼,笑笑,也不说什么

有一天,我想将这件雨衣取下来
折叠好放进储藏室里
母亲说,就挂在那儿,这家伙喜欢热闹

很多年过去了,雨衣还挂在墙上
斑斑驳驳的样子
像是一个疲惫不堪的灵魂

                       2019年1月24日

庞德墓

一些凌乱的石头,围拢着一座
孤零零的墓,仿佛
凌乱的词语,在这里有了
新的秩序。鸟儿们在这里绕了
几圈,又飞走了

旁边的百合花,被另一个诗人
带回故乡。橡树的
阴影,投在斑驳的墓碑上
而“诗的风格”
并不怎么友好的迎接来访的客人

他说,抱歉,我的国家,不在
我的世界里,就像
鳗鱼的国家,不在沙丁鱼的世界里
我将用我全部的死亡
修改最后一首诗里用错了的最后一个词

                         2019年1月17

即景

成群的麻雀飞过稻田,投射在
地上的阴影,令人
颤栗。没有人成为这个事物
的解释者。在传染病
的路上,需要一个稻草人的出现

茫然一片的日光下,麻雀们的
聒噪,分散了我们的思想
一不留神就错过了
成熟的季节。而最后
的旅行,成了一座空空的坟茔

                         2019年2月22日


同谋者

一群思想相同的人怀揣着不同的
匕首在炉火旁,预谋着
一个不为人知的事件。工人阶级的
女儿正在怀孕,她的缺席
使一场闪电提前到来
此刻,敲钟人,敲错了时间
替身人代替了他们的行动
史书上说,这是一个伟大的开始
很多年后,有人从
空壳里,带出了一只革命的队伍

                            2019年2月9日

无题

大胡子卡尔——从一幅画中获得独立
理性的微笑,疲惫的眼神
仿佛刚刚从资本市场上回来。那些
社会主义儿女们正忙于
幽暗工厂里的活儿。合同里的
文字,隐含着无形的利润
大胡子卡尔脱掉燕尾服行走在低矮的
棚户区,嘈杂的贫民窟
行走在摇摇晃晃酒鬼们的歌声里
寒冷的月亮,将他的影子
投射在资本主义大街上。而左岸
的艺术,以大写意的手法
将他的肖像,封锁在一层厚厚的
色彩里。在我的凝视中
那精神,崩破了色彩,闪出灼热的光芒

                                 2019年3月1日

觉悟

有的地方适合于建造囚笼,有的地方
适合于建造人民公社,有的
地方适合于建造动物园
有的地方适合于建造动漫城

要想建造自己的理想国,语言是
不够的,向日葵是不够的
辩证法是不够的。泥土是不够的
星光是不够的,荷尔德林也是不够的

我乐于生活在简陋的巢穴里
节省时间,节省物质
节省词,节省劳动的果实
只要能够喂养一个幼小的灵魂就够了

                             2019年3月10日

交谈

在与你们的交谈中,我咧开
嘴巴,却没有说出
一句话,一副傻瓜的样子

在这个傻瓜的脑袋里不想
捏造出更多的东西
这个世界,虚假得还不够吗

在你们的言谈里,一些人的
名字,都是从
墓碑上窃取过来的

是的,我怀疑夜晚里的事物
但不能怀疑那些
已经闭上了眼睛的人

                     2019年1月24日

夜里没睡着

夜里没睡着,睁着眼睛翻来覆去
的想了很多事。想来
想去,这些事都不是什么事。

这些年来不痛不痒的活着
倒不如狠狠的抽自己一个耳光。

抽完之后就去父亲的墓地,
告诉他,不用他动手,
我知道了什么时候该对自己动手。

                            2019年3月4日


我是一个空荡荡的人

我是一个空荡荡的人,但总有人要我
交出什么,我看了看
他们,交出了最后一枚硬币

他们还要我交出埋在荒草野丛里的
死者,我的父亲,如果我
交出了他,就等于交出了一个破烂的时代

我咬紧牙关,他们就禁闭了我
如果我能够逃出去
也会在井冈山,拉起一只伟大的队伍

                            2019年2月26日


一个女诗人的肖像

——致安娜·斯沃尔

眼睛里闪烁出微暗的光,看着
身边,也看着远方
灰暗的事物纠缠着你黑敏感的心
肉体在精神的夜里枯萎
虚弱的女权主义难以获得
时代的证词,男人们的游戏,女人
玩起来,为什么那样费力?
风,常常随意打开窗子,让你有点慌乱
在女招待的日子里,战争正在进行
酒鬼们拿着酒瓶,在
大街上东摇西晃的唱着国歌
你转过身在一个女战士
的坟墓上,放着你最后的一本诗集


                             2019年1月27日







 


返回专栏
©2000-2019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