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昌雄 : 春日读虹影及其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俞昌雄 ⊙ 恬静中的孤独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春日读虹影及其他

◎俞昌雄



春日读虹影

自以为她是轻的
好比芦苇上漂荡的夕光
后来梦到水,悬于两条河的中间
一个溺死的孩子是那沉重的
浮标,对应着整个春日
她的帽沿藏着哭泣过的钟摆
而袖子里,有一道彩虹
便于蝴蝶爱上母亲的眼瞳

风信子的香气逼迫她转身
满城的乌鸦在寻找同一面镜子
我看见桃花的年历陷于
一部戏剧,正是她纵横千里
却又委身于一杆悲伤的秤
她脱下衣裳,那与乳房等高的
夜晚,身体是一枚坚果
而灵魂如一句轻巧的预言

这是春日显现过的最好的背叛
她坐在诗中,文字就是花史
她在雨水里点灯,在女巫的腋下
做梦,在虚拟的泛着弧线的
国度里相爱,她是萨朗波
我从未因此而尖叫:毕竟
这个世界仍有饥饿的光,从草芥
照到坟墓,由坟墓而闪现青天
2019.1.11



塔吊上停着一只麻雀

麻雀就是麻雀,高到只剩一团黑影
底下的人看着塔吊在伸长
某个瞬间,他们想喊出什么
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等到黑影动弹,他们又咽了下去
那是麻雀,普通到不需要惊吓
三五座楼盘伏在它下面    
华丽的外墙,但窗户都是空的
他们开始揣测通往塔吊的
梯子,用不同的意念触碰那楼道里
即将相遇的未来的邻居
这个过程比麻雀的停歇要来得
复杂,它稳稳地立在那儿
在离地几十米的高空
无需啼叫,却能换来好名声
他们曾经也如此,学那俯身的云朵
散开,聚拢,携带着另一对翅膀
不需要飞,但渴望光明的居室
在地上,在天上,他们不安
感觉有无数堵墙把各自
分开,听得见声音又摸不到脸
塔吊开始旋转,像那巨大的秒针
麻雀跃起又落下,精准
并且毫无顾忌,多么自由的方式
人类的头顶历来有无数渺小的
事物,瓦片、小爪子乃至凌空的肺
以及无端的静默,水银般滑动
比如麻雀,在与不在,结群或落单
它们都想摆成一首凝固的诗
露出灰褐色的羽毛
像秘密字典里跑出的箴言
拖着长长的黑影,他们却从未与之
相逢,哪怕塔吊也曾横过他们的头顶
那坚硬而不可拆分的重量
如一列死了多年的火车
麻雀是它的梦,梦是唯一的衣裳
2019.1.18



滴雨的钟

雨水有自己的坡度,那悬挂的钟
开始模糊并弯向天幕深处
春日内部涌着一条复苏的河流
钟的倒影,恰似那刚刚松开的唇

我和你在街角的咖啡屋畅谈许久
雨水的反光落在脸上
你有一座悬崖,我正翻山越岭

水雾弥漫,整点的钟声
是那开花的容器,装着前行的人
装着我琥珀色的肉身
你抚摸它,如天使般的安慰

很多年后,春日里的雨滴总遇上
好心肠的人,他们彼此怜惜
如钟摆,垂挂着欢愉的泪
2019.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