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 : 白雪九重奏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白雪九重奏

◎一树



白雪九重奏(组诗)

一树


第一重:初雪

薄薄的
如破绽,泪光,微微荡漾的
贞操。
晨风在丈量时光的阡陌。错啊!乱啊!
雾中的虫子们正忙于割据。
面霜在化
一轮红日洇出一张,懵懂的笑脸。
 

第二重:幼雪

这尚未发育好的
小小天使,半裸着
若即若离——
与小丑、大盗、凡夫
擦肩而过
在花草树木上逗留,抑或
遁入苦恼人的泪滴。
微风里,她悄悄
留下一袭白,带走一衫灰。
想随她而去
可这肉身太暗,太沉
只能在她失忆般的回眸里
一次次
摩挲幽凉的落羽
成为,轻浮部落的近亲。
 

第三重:素雪

你是素的——
衣衫素,肤色素,内脏素,就连
伤口也是素的。
守护你的天使正在打盹儿
你的纯美像是一种绝症,注定要
坠落人世
被烟火里密密麻麻的
荤包围。一棵素净的大白菜上渐渐
蠕动一条条菜虫。真与假
像是孪生。雪花被到处贩卖
在摩登女脸上蔓延成
铺天盖地的脂粉。在天使醒来之前
是谁独踏薄霜,直至
抵达春风吹拂的小小青冢
在一朵黯然的勿忘我之上凝成
一滴白露。
 

第四重:化雪

美有短暂的属性。白衬衫很快就被弄脏。我用阳光的胰子
反复搓洗,直到搓出成人的,破鞋与烂脚丫。工业化的好处在于
让骄傲和优雅批量生产,且长盛不衰。而滑倒者甘愿
供述泥沼中的三十六计。来不及道别,来不及沮丧,雪便化了。
可我笃信,在某个犄角旮旯,仍有美的,残余势力存在。
 

第五重:怀雪

昨夜,那场雪再次遭遇了异类
仿佛宿命,体无完肤的她
一点儿也不惊诧。

今晨,孩子们在雪地上
堆雪人,打雪仗,像在预演
雪地逐鹿。
有诸侯在松软的良心上雕刻版图。
雪,就这样委身下来。
须眉皆白的囚徒不断招供,又翻供。

虚和实,恰似两种酷刑。
远处,逐出境外的流浪汉在雪丘旁
正小口小口地饮着雪水。
 

第六重:悼雪

乌压压,乌压压,乌压压
那么多的人执意要
一条道走到黑。
白雪白得
那么幼稚,那么单薄,那么柔弱。
泪流满面的她
溃不成军
撇下刚刚收复的失地,转身而去
好像注定要白来一遭。
无奈
雪是素的,人类却是荤的。
 

第七重:晚雪

作为幸存者,她有权
处理自己的晚节。
苦难赐予她杂糅之美
皮肤越磨,越白晰。
嘻哈士说她是面具的集大成者。
这落落的天使
洁而有癖,却并非孤证——
老于萌芽状态的她
与那挂活埋的泥藕,成为绝配。
 

第八重:炊雪

什么都是可疑的,不如
把雪炒了吃。雪没心肝
却有防不胜防的
附着物。譬如逗你的笑里
掺着抑郁与颓废的味道,甚至有
图谋不轨的小刀
割破我们的过去与将来。
那血液是白色的,只有你我才认识
像一个男白痴遇见
一个女白痴。踏着雪,披着雪,噙着雪
最后被
莫名其妙地掩埋,或挥发。
 

第九重:春雪

在春雨窄窄的夹道里,清高的雪花又
重返人间,轻启冰唇,对百花大放厥词:
先说桃花,这世袭的公主
红的没有丝毫创意,一味的八股。
再说迎春,这早熟的浪荡子
散漫惯了,不是左倾,就是右倾。
还有纠结出身的油菜花,耐不住寂寞
一再跟风,到处贱卖自己的花粉。
接下来说说玉兰,这资深的贵族
越来越颓废,整日幽居,每每深夜里买醉。
总之,这个春天太不像话了,也难怪
蜂蝶们纷纷辞职,哭着喊着要梦回唐宋。
最后,套用革命家的一句话——
春色尚未纯正,百花仍需努力,钦此。
 


 


返回专栏
©2000-2019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