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不嫁 : 答亡灵书(2月的19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答亡灵书(2月的19首)

◎李不嫁



寒蝉
                
暮色已有了凉意
树林里,一只蝉仍吹着口哨
这些自带发声器的族类
每一只,都用尽了力向青天请命
我想它应已惧怕
一阵紧似一阵的秋风
像软刀子,架到脖子上,逼迫它住嘴
我料想这老去的声音
应有所松懈,像心有余而力不足
长舒一口气:唱完这支歌,我就要飞走了

但你听!一只蝉叫了
沉寂片刻,另一只也叫了
从各自的隐蔽处,像某种友谊
所有的蝉都开始回应,声嘶力竭,如夏日幸存的火焰
                           2019-2-27


那是若干年前
小县城贫瘠如流放之地
但凡用电高峰,酷暑或寒冬
在我们需要凉爽或温暖的时刻
整条街像遇到空袭似的
被灯火管制。我从黑暗中回家
摸索着爬上逼仄的楼梯
我怕黑,怕肮脏的老鼠,更怕拐角处
忽然冒出讯问的警察
唉!现在回忆起多么幸福而心酸
在我们的婚姻破碎多年后——
有个夜晚,你用尽了家中的蜡烛
用满屋的光,和闪闪发亮的蜘蛛网,迎接我归来
                          2019-2-7
湿地公园一夜

湿地公园一夜
我终于发现
对鸟类的认识多么肤浅
那些大鸟,白天鹅和黑天鹅
起飞时需要用力助跑
在水面上滑行很长一段距离
才能啪啪、啪啪,踩着一溜水花
飞向长空。美丽的生灵
仿佛多出一根羽毛都不堪其重
我看到它们降落时也同样滑行而至
准确地回到熟悉的水域
睡觉、休憩。优美的长脖子弯曲着
将头收到翅膀里,一任芦苇起伏、摇荡

我的女人也是这样睡觉
当她埋进我的臂弯,当她双手搂住我,当她梦见飞翔
                            2019-2-7
白鹭

很久没有这样亲热
像鸳鸯交颈。性爱两个字
总被我们不小心,把爱弄丢
我们如此兴致高昂
或许是白天观鸟时看到
一只落单的天鹅濒死哀叫
孤独和死亡,能让相爱的人抱紧
当我在湿地公园醒来
湖水拍击着纱窗
月光一波接一波涌向山峦
像创世之初一样美好啊,像禽鸟合欢后歌唱

如果这时起身
我得轻轻挪开压住我的脚
她已经很累了!像纤长的白鹭
睡梦中仍保持单腿独立,累了再换另一只脚
                              2019-2-7
出生地

她带我去寻访她的童年
废弃的小学,只剩下几个门洞
张大着黑魆魆的嘴
她带我去寻访她的少女时代
几个同龄的乡下妇女
张罗着茶水,一边以农民式的狡黠
笑问客从何处来
而我无法像凌冽的河水
直起身来,告知曲折的身世
这一带的小路,通向任何一条大路
这一带的花喜鹊,见到陌生人,激动得喳喳叫唤

它们的巢硕大而结实
在湘西北方言里,像箩筐,也像挥之不去的重担
                      2019-2-8
旅途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
活成了动物:虎豹豺狼
满世界乱走,大部分人却如羊羔
从未离开过脚下的故土
在我们年老的时候
活成了植物:小麦和水稻
在秋阳里低垂着头颅
放眼望去,夕阳的身影像手握镰刀
因为这人世终有一别
我格外留恋走过的山川大地
但今年的第一次出行,却是薄暮时分
从长沙到合肥,火车晚点,与恶劣的天气达成默契

不曾想黑夜如此辽远
仿佛我走到哪里,哪里都是黑漆漆一片
偶尔喷涌的灯火昙花一现,仿佛也是见一回,少一回
                        2019-2-18
审判乔森潘

他们在审判乔森潘
这一个贫困如方便面的国家
却拿出巨大的资金,和外国的援助
组成了红色高棉法庭
他们不计代价
一定要清算他和他的同伴
波尔布特,和他们红色的政党
大屠杀纪念馆,齐齐整整的尸骨
已经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我要补充的是
他们有强大的靠山,当年的新闻纪录片里
我看到他们频频来访
在天安门城楼,小青年般满面红光
我还要补充的是,他们消灭了诗人,和震撼丛林的摇滚
                               2019-2-18
二月如烟花飞逝

二月如烟花飞逝
多雨的长沙,却还陷在烂冬里
不能自拔。可惜了那些破伞,被随意丢弃
可怜了那些鸟,买不起雨具
只能祈求上苍歇一会儿
而那几乎是不可能的,重度冬酣已无悬念

没人关心它们
除了我。偶尔闪现一些愚痴的想法
雨季太长哦,我担心
人心尽失。傍晚过湘江
橘子洲沉浮如蟑螂,青年毛泽东的头部雕像
凄风苦雨中,依然目光犀利
除了我,谁也不会想到,给他披一件雨衣
                          2019-2-19
暮春

春天似乎要倾尽所有雨水
痛悼自己。我深知这份哀伤
像祖父,亲手交给我一生的积蓄,加重我的负担

我有诗集,需等到明年再版
我有公民的称号,但不可能用上
我有虎视眈眈的儿女,陌上花开,却不可缓缓归来
                                2019-2-19
残雪

我喜欢打量同龄人的面孔
生于六十年代
多像一个时代犯下的错误
需要自身醒悟。有些人已经努力
比如山东的马启代
像一瓶修正液,为良心歌哭
黑夜里,两道浓眉如刀剑直竖
江淮的雪鹰双目如电,而贵州南鸥
流亡的故事像小辫子垂在脑后
随时有可能被人揪住
他们有共同的表情:嘴角上扬、倔强
那份淡定,只有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才会这样

我们从小酒馆搀扶着出来
一堆堆残雪,黑乎乎静卧街旁
或许明天,它们就不见了;或许后天
它们就不见了,连同阳光加深的,厚厚的肮脏
                  2019-2-20
预言

我的一切努力终将失败
今天我不得不激赏
年轻的自己曾如此预言
罢了!妻子早就离开了
儿子也将远走高飞,罢了罢了
我曾经努力地爱过这世界
像耶稣奉献肉体和血液
但,长期关押在省城监狱的朋友
疯癫了,出狱了,却从未去看望过一次
也罢,愿灵魂安息!愿雨水洗白骨头和歉意
我的一切努力都已经失败
我们的一切努力都已经失败
我们一代人的一切努力都已经失败,败!败!败!
                            2019-2-22
2月22日的遗言

黑夜召唤我死亡,只用了一点点光
而黎明召唤我再生
是那一点点暗,在马厩里,在熄灭的灯盏

我的儿子啊,我的父亲
记得我们在人世有过短暂的欢欣
记得我们相互痛惜,勉励,黎明的屋后彩霞壁立

我叫你们一声兄弟
打马走起。三月紫云英遍地
请扶我娘看大江,请侍奉她如姊妹,请勿流连忘返
                        2019-2-22
回母亲的怀里痛哭一次

仅有的一次,在我成年后
扑进母亲的怀里
失声痛哭。坐一夜火车,转长途汽车
只为回到母亲的怀里
痛哭一次
时隔多年了,她仍在疑惑
是何事、何因,何缘起
让我奔波千里
像一头初长成的牛犊呜咽
那抹泪的样子,绝不像被痛打的
丧家犬:她熟悉乡下的物种
无非受到极端恐吓,无非遇到虎豹
才会不喊不叫,因无力抗争,而回到窝里大声哭泣

我说不出话!那一年初夏
子弹如蝗虫乱咬,她的长子差点殒命玉兰树下
                 2019-2-22
一件小事

虐待一只小动物
能解压,能产生莫名的兴奋
我解剖过活体青蛙
活生生剁掉它的头,从断头处
用力撕扯下绿色花纹的皮
渗出的粘液滑溜了小手
我的十指有血,怎么也洗不去腥气
幼时的记忆里,但凡动刀的事都带血腥味

我之所以叙述这件小事
是常常有小人物
以自身的毁灭,给人解压
人的头顶乌云压阵。这庸常的春天
只需要一阵细雨的兴奋
而不是湖北的那个女青年
声震朝野。惊蛰未到,总有些耐不住冬眠的,提前喊叫
                                2019-2-23
寻找一个叫李琳的女孩

你还好吗?三十年前
我逃亡到张家界,借你的出租屋
躲过一次又一次搜查
那时你貌美如花,靠出卖色相,买机票供我南下

我们都如惊弓之鸟,现在安全了
请你抽空来长沙喝茶
一哭,我会抱住你的白发;一哭,我会解开你的衣服
亲吻一下,被流氓警察咬掉的乳头
                        2019-2-23
惊蛰日

这一天终究会到来
大雨三尺,惊雷给天下平反
我要站到最明亮处
让春雷劈死才好
如果我的阳寿未尽
那就让我晕死,做一场冥游地府之梦
把人间的好消息,第一时间
亲口告诉早年的朋友——
白玉兰的炮弹,经过改装
成了夹竹桃花瓣,怎么看,还是一排排机关枪子弹
                     2019-2-24
答亡灵书

你莫要睡到我床头
惊扰我梦;莫要在我经过黑夜时
伸出一条腿将我绊倒
我枕旁有刀,阳光下也扛一把铁锄
春天像卧底多年的特工
须找一件防身的铁器
击杀告密者和叛徒。我已经反复辨明
那一年,我没有出卖你们
只是去了一趟临时搭建的厕所
偷听了一会儿
憋得像密云水库的隔壁女生,呼啦啦的水响

应和她的是,轰隆隆的黎明,和哒哒哒的枪声
                           2019-2-24
贵州的群山

那是一头头野牛
扭断了角要挑破苍天
四肢却要抵地。我和陈润生喝酒
那双大眼睛喷出火来,有血气的人都带有鲁莽
我和南鸥喝酒,他有些拘谨
漂流一生至今未婚、未育
我理解,要给刚劲的山峰留存一点血脉

他们都是我的兄弟
每一次酒后,我都要查看
他们住的房间是不是紧闭门窗;床,是不是托得起一座山
                            2019-2-27
诗人的厨房

久未归家,厨房里
两把菜刀已然闹起了革命
新锈像体内挤出的血,缓慢凝结
砧板也愤然展示累累伤痕
它已经受够了,这被砍被剁的一生!
锅铲因未沾荤腥而焦躁
电饭煲因无米下锅,而饿得尖叫
因为被遗忘太久
堆放在厨房一角的大蒜
已经发芽,小蒜也蠢蠢欲动冒出白须
荷兰豆的野心膨胀成土豆
那些生姜,没有一块,不是向着光,拍击巴掌
                       2019-2-28



返回专栏
©2000-2019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