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四五 : 诗五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诗五首

◎杨四五



 

◆答案

答案便在我追逐的途中
前方纷杂,永无尽头

雨季我睡得太久
风季我绵软无力

现在看见的落叶和小小的山坡
看见的桥梁和弯曲的河流
看见雾气中的太阳,有着温和的轮廓

不要脱下鞋子
不要抛下沉重的伴侣
答案就在我追逐的途中


◆偶得

衰老时有暴裂的外壳。但暴裂
是无声的。有声的
为了继续打开

犹如胡桃之内,沟壑纵横的桃仁
在无声中分解
在有声中碎裂

我相信毁灭之后,还有继续拆解的存在
我因为用耳过度
忽略了无处不在的瞳孔

我相信通体晶莹是形容的不足
流水是象征的不足。它一直在我的体内
也在无数个异名者的体内,反反复复


◆如果

如果最后便是了结,现在
则是梦中的危楼

倒不倒塌
都没有关系

我从此经过。留下的什么
亦不过空洞的遗憾

我的痛楚,欢乐
徘徊,不甘
最后将消失于紧扎的束口

这并非是我想要的,也绝非是
我相信。如果最后
只是一个明显的记号

现在停滞的必将移动,现在
移动的必将
关系于下一处晃动的危楼

(我叫其危楼,是因为它的动听
或许就是如此:阳光晒下的
影子,在浮波中汇聚)


◆立人

生命本就难以破解,数者之间
我面对的纷乱与血腥
我吞噬的
穴居多年的伴侣,常在耳边询问:
来年的去路可好?想要的
可曾得到?我在这经久不息的
震颤中陷入一个又一个沼泽
那冰凉而柔软,沉默而幽深的
冒险之地。我对此难以抗拒又心生
恐慌。多少年来,他骑青牛
出关之后留给我简单的答案
我一直忽略了自己,忽略了他暗藏在
水中双鱼跳动间的倒影
我本该向我致敬,却不能沾上
过多的泥泞


◆善恶论

尽管河道的尽头交汇于虚无,但虚无
岂非另一种实在
我的亲人在游离中,亦会左右记忆的浮痕
究竟记忆是真,还是
另一种空明中的倒影

无论我孤立于何处,有没有房间
实可分辨:水面穿梭而去的人
总藏着一些恶意源于他们早年赋予的凌辱
而从菜园过来的婶子
无时不念着一些幸福的过去

我更偏向于河道尽头是之前的反馈,他们
脱下衣裳脱下沉重的躯壳,他们像清泉
一样在沉渣的激荡中获得浑浊的痛苦
这远大于彼时淹没的村庄

他们必将浑浊还于仍在守候的人们,那河道上
昏暗而血腥。那体内汩汩而永不衰竭的
终会奔于何处我不知晓,但它需要垂柳
需要石头,也需要我乘舟而去,忘记朝阳与落日


2018年10月 于浙江永康


 


返回专栏
©2000-2018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