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水 : 2018上半年注册新开户送体验金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2018上半年注册新开户送体验金

◎笨水



停车

路的北侧合法
南侧违法
每早北侧找不到车位
我会把车暂停在南侧
花几分钟关注北侧的动态
一有空位,我就紧急发动,抢停进去
加入到合法的行列
没有空位,我甚至天真地想
能悬停在北侧的上空多好
能停在空鸟巢里多好
合法有限
多数时候,我停在南侧
怀着守法的心
做着违法的事
2018-1-8


悯刀情

石头不想变成铁,是我们将它投进熔炉
把它烧成了铁
铁不想变成刀,是我们将它放在铁砧上严刑拷打
把它打成了刀
刀不想显露锋芒,是我们将它按在磨刀石上
把它磨出了锋芒
2018-1-11


何夕来夕

本想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最后还是拨通电话,约个餐厅
用两瓶白酒把彼此灌醉
拱拱手,示意后会有期
本想与你拜把子,天地作证
刀子割腕,滴血盟誓
结果随手掏出手机,调出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就算肝胆相照
本想西行,骑马走路,翻山越岭
露宿荒原,当自己是低垂的星
不得已还是买了火车票,一路上
玩手机,看杂志,饿了泡桶方便面
本想不迁农村户口,老了守着八分地
摘新蔬,食镉米,死不足惜
无奈只好将一抔乡土倒进花盆
淘米捡谷,种一株乡愁
今夕何夕呀,何夕来夕
本想固执地往回走,回到那样的一个时候
大雁飞一飞,就是一封书信
我复汝,用河边的一棵柳树
然而雁书艰涩,依稀难辨,只认出
一个“一”字,一个“人”字
2018-1-17


欢乐颂

在湖南,我是一滴水
在新疆,我是一粒沙
它们是彼此的药,它们
相互救命
我是草叶上的一滴
我是你眼眶里打转的一滴
我是屋檐上,把石头击穿的一滴
我是被河推上岸的一滴
大江东去,一滴水要西行
比玄奘还要悲壮
它不拜佛,不求真经
一滴水自有寺庙的结构
有浩繁经卷未被译出
凝固成沙子,走进茫茫大漠
我是波涛汹涌的一粒
水中含沙,我又沙救水命,生死
不过转身
不怕了
我有生的嘤嘤啼
我是死的欢乐颂
2018-1-26


人造眼泪

实验室在哭。生产线,在痛哭
铁,铁石心肠地哭。玻璃尖锐地哭
它们日夜不停地哭啊,把眼泪哭成了药
我欲哭无泪,又无端流泪。我的眼泪
只是眼泪,毫无用处
只是任由它们,跳下身体的悬崖,落入
我与人世构成的深渊
2018-1-30


多面月

床前,我举头,它是故乡
坛上,我举祭,它是月神
花间,我举酒,它是饮者
现在,我举起手机
它变成模特
我上楼,打开窗户
无言探向星夜
城市仿佛断头台
月亮变成一把屠刀
缓慢地向我劈下
2018-2-6


悲欣集

白天上班,所见人事甚少
不是我全部的日子
夜里回家,看新闻,三十分钟
不是世界全部的完美
还要在手机上看新闻外的新闻,阳光下看阴影
一个人吃完饺子,从楼上纵身一跃
不是我全部的哀叹
窗外灯火,明灭不定
不是人间全部的灯火
月亮,缺了又圆
百年难遇,也不是全部的月亮
稀星可数
不是天空全部的星辰
我从未见过完整的事物
阳关大道,或者穷途末路
我才走了一小段
就已悲欣交集
2018-2-8


烹蟹帖

残忍的是,我绑住它们的命,放进蒸锅
以为在救命
更残忍的是,出锅后,欣然于它们的完好无损
我为它们松绑,以为在放生
2018-2-23


手杀鱼

大年初一,不动刀
要吃白菜,我用手撕
若想吃鱼,就用手杀
我拳击鱼头
用手抠鱼鳞,去腮
用手撕开鱼腹,去内脏
我的十指迟钝,如刑具
鱼如重犯,痛死,痛活
死活不招供,不求饶
刀立墙旁观,看我徒手杀鱼
血淋淋的
除了钢刀,还有
从心里长出来的刀呢
还有比钢刀更残忍的呢
2018-2-25


俯仰之间

我在长久地仰望昆仑雪峰之后
更久地注视低头啃食枯草的牦牛
相比太阳轰隆隆滚过长空
我更喜欢牛粪沉闷地叩击大地
2018-3-13


下高原

我下高原,衣上沾带星辉
高原的风,凛冽
在公格尔下,赠我雪衣
以御人间寒凉
乌鸦送我,到山门
双翅就染了尘埃
我衣星辉暗淡
人间迎我,以烟火
以褪色的春联,返青的柳树
从天上运来的羊群
在肉店挂钩上,解释为
羊头,羊排,羊腿,以及羊杂
我看见两头牛在林子里
因春风发生冲突
如两面互击的大鼓
围观者,悉数站在强者一边
当败牛退缩一隅,终使我相信
弱难胜强,不如说寡不敌众
2018-3-16


顺从

我顺从时光的杀猪刀和流水的方向
不必伸手,去夺刀,去既倒狂澜
我顺从星空或疏或密,大地幽暗
灯火,瑟瑟抖抖地亮着
我顺从古城墙上,掉落的土块
不弯腰捡起,将它放回原处
我顺从菩萨离开佛窟,不必
为空窟补上几块现代主义的泥土
我顺从残缺中隐含的完美
加固钢条从未比土石坍塌得更慢
我顺从历史的缺失,不喜欢
修补,以现代汉语
手握五彩石,我顺从了天空的漏洞
对它的晴天霹雳,早有心理准备
2018-3-20


单面像寓言

我跟他去远方
在他身后
听他不停地讲述远方
却看不到他的后背
没有脊梁骨供我指指戳戳
对他说的,我几乎难有微词
他怎么没有后背呢
一个没有后背的人,他的前方
可信吗
河水没有上游
这河能过吗
电流没有负极
这灯能亮吗
村庄没有旷野
这家能回吗
疑虑让我悲伤
泪水不断溃败我的脸
让我成为一个没有脸
只有后背的人
一刻不离
跟着他往前走
2018-3-23


我的情真意切那样提心吊胆

有些话,我想说给聋子听
又怕他突然开口
说给天上的群星听
怕明亮的星中有告密者
我只好自己说,自己听
我的情真意切那样提心吊胆
我提心吊担地说着对世界的爱
我说得那么小声
听得那么安静,仍担心,安静中有雷霆
2018-3-26


赶鸽子的人

我看见一个人
在楼顶挥动国旗
我看见一群鸽子在天上飞
我想制止他
让他停下来,向国旗敬礼
向国旗道歉,让他把国旗
重新插回自家窗台
但是太远了
我不得不对他心生宽容
认为他只是借用了
国旗的红,借国旗的日常性在赶鸽子
认为他也是国家一个人民
国旗有他很小很小的一份子
我无法制止他
为了挽回国旗的尊严
甚至将鸽群看作人群,在天上飞
我有些犹豫,觉得自己是否过于草率
之后又仔细看了几眼
又找来望远镜,去辨认
那不是国旗
那只是一面红色的旗子
我的心情释然,然而
飞在天上的人群却未变回鸽群
继续在天上飞
2018-3-27


种铁

种下镣铐,收获自由
种下刀斧,挽救众生
花园里,我种下一截铁
结果长成钉子
森林旁边种下一片铁林
最终长成栅栏
我心有不甘,铁了心
继续种铁,在池中,在河里
不见芙蓉出水,但见钩沉鱼腹
太多的事让我疑惑
反过来,我种下铁钩铁栅栏铁钉
种下众生,长出刀斧
种下自由,长成镣铐
2018-4-6


老赵传

曾饮酒,戒了,又破戒
曾少年,怒马鲜衣
曾武功,深山埋名
也会十八般兵器,刀剑棍棒,枪笛合一
逼急了,才出手伤个把人
只是今夜,酒桌寻常
江湖窄似刀锋
容不得你,枪挑酒壶
容不得身后的暴雪和冲天的火光
所谓英雄仗义,不过是
我代你喝酒
所谓劫富济贫
不过是我干杯,你随意
所谓抱不平,不过是瓶底均分
老就老了,不必叹息
一个不需要英雄的年代,你老得
正是时候
这生锈的剑,挑灯看看就收起来吧
不平事,咬牙想想就好
不必伸手去试刀锋,不必
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
2018-4-6


命运

机器人扫灰尘
扫头发
拖污渍
绿萝垂到地面
它吸入绿萝
沙发巾掉了
它吸入沙发巾
在它眼里
什么都是垃圾
如果体型大些
它会扫除家具
一不留神
它也会把人当垃圾
扫了
2018-4-9


玄奘讲经处

已然是土堆、乱石
玄奘涅槃,听经的
僧人或已还俗,俗人遁入空门
我是迟到的人,不免向石头
打听当时盛况
石头吞吞吐吐,不吐一字
四顾无人,唯有大风
像一件僧袍,呼呼作响
2018-4-9


不安

流水平静下来了
口渴的人,饮下玻璃
我为什么还是不安
镜子在墙上汹涌
如何让平静的再平静一些
站在镜前,看镜中
鳗鱼在水里,运送闪电
波浪在岸上,口含毒药
2018-4-12


论大数据

出于自愿,我去献血
若捐献器官
我会草签协议
死了,会立遗嘱
但是大数据
从未征求、得到我的允许
就把我分成无数个我
分成喝咖啡的我
坐飞机的我,旅行的我
购物的我,阅读的我……
卖了
用餐的我,卖到餐馆
当我把一块肉
送进嘴里
觉得自己也像头猪
不愿意离开猪圈
但已被装上车
不愿意被杀
但已被送进屠宰场
不愿意死
但已推到刀下
2018-4-12


我者

坐在湖边
做个垂钓者,我要虚构
一根钓杆和一只鱼钩
除了我,没有人看见
一条鱼跃出水面
做个思想者,我用目光分开湖水
找出其中最混浊的一滴
哦,乞讨者
把手伸向柳树
谢谢你,赠我以嫩芽而不是硬币
绝望者,总是异常乐观
不顾内心的水位比眼前的湖水更高
我起身离去
孤独者一定要去人群中,吃力地
分开迎面的人群
往前走
2018-4-13


一个人也有盛大的聚会

众人睡了。雨
也停了
我如檐口的水珠
从梯子上下来
最清亮的一滴
在铺着绒布,小陶罐
插有月季的桌旁,坐下
灯光多得有点浪费
空椅子上,坐着我全部的对立面
我的反面,背面
还有我众多的侧影
一个人,也有盛大的聚会
无比平静,又波澜壮阔
2018-4-23


怎么咽下

杀死的蟾蜍,不会保持
在田地里的蹲姿
活生生的来到盘中
杀死的蟾蜍,也不应该赤条条的
被我们吞下
它们的死,必须得到整理,收拾
必须让它的死状,比活着时
还要优雅
于是,后肢被反折,双盘于腹下
于是,前肢被合在胸前
被命名,熏拉丝
这在盘中打坐的熏拉丝
像我们双手合十的熏拉丝
断头佛一样的熏拉丝
我怎么咽下
我怎么咽下,这巨大的冥想
合十的宏愿,我怎么咽下
它的头,不知在何处的
低眉顺目
2018-5-6


踩蚂蚁

我踩了一只蚂蚁
它那么小
它的颅骨那么小
迸溅的脑汁那么小
它的挣扎那么小
颤栗那么小
抽搐那么小
一只更小的蚂蚁围上来
将它拖走
它才显得大了点
2018-5-28


洗鱼

剖了的鱼,放进筐里
拿到河边清洗
很快,一群小鱼围上来
争食残余的内脏、脱落的鱼鳞
它们多兴奋啊
它们一边吃,一边赞美
2018-6-6


菩萨忧

我几次过寺不入
只在门口,默念,阿弥陀佛
菩萨,请你原谅
香钱实在太贵了,我没带够
没有为你烧香,磕头
没有向你求财,求子,求仕,求一切
菩萨,我躲着你
又怕你,在我身后,叫我施主
红尘滚滚,我只有一具干净的肉身
做灵魂的寄宿,老虎的笼子
菩萨,请你原谅
我心不安,没有向你求得心安
我的豹子胆已被雷霆吃掉
我越来越胆小,菩萨
活着,不得不心惊肉跳
我仍有烦恼,每天理啊,理啊
解脱了,又作茧自缚
菩萨,请你原谅
你千手千眼,还是不够
因此,我把伸向你的手,缩回来伸向自己
我在自身中凿佛窟
在自身中建寺庙
拈来的花,必须在自己手上枯萎。菩萨
请你原谅
昨夜,镜前我模仿了你
我模仿你微笑
度一个郁郁寡欢的人
2018-6-12


镜子

感谢玻璃工厂
还在生产古老的玻璃
感谢镜子工厂,还在
按照传统工艺生产
能看得见真相,说得出真话
心直口快的镜子
而不是根据市场潜在需求
批量制造
会说谎的镜子,谄媚的镜子
唯唯诺诺的镜子,低头哈腰的镜子
没有更多选择
我们只好在墙上
装上这种单一性的悬崖
2018-6-20


搜索首页

把网络当成一个人
是件很有意思的事
我只浏览了一下治疗耳鸣的
他就像个包治百病的老中医
追问我:痛风尿酸高怎么办?
脚气,牛皮癣怎么办?
男性疾病怎么办?
我看过街拍美女之后,返回首页
他以为发现了我的新兴趣
以为我是好色之徒
便像街头出售色情图片的小贩那样
递过来包臀裙美女,深V美女
热裤美女
好吧,我开始浏览新闻
他又把我当成时事爱好者
向我推送国际新闻,国内新闻
街头新闻,密室新闻
太热闹了,我又转了趟清冷的股市回来
他以为我是血本无归的散户
身负巨债,无法偿还
便向我介绍微投资,说什么
咸鱼羡慕他人,不如自己翻身
唉,我翻个身
慌乱地看了看有关“子弹”的文章
紧接着他又向我推送绝地求生SLR狙击枪的链接
关掉游戏,我看汽车信息
显然他不能分辨,一个人的富有与贫穷
他向我推送宝马,奔驰,法拉利
兰博基尼
C罗,住一亿豪宅,布加迪两辆
网友评论:不多
国内明星半个月就挣回来了
我咬了咬嘴唇,一张张锥子脸
从眼前闪过,想起自己活在
一群骗子、小偷、伪君子、道貌岸然者中间
不由得悲从中来
2018-6-20


雨中洗车

我爱上了泥中洗手
爱上了雨中洗车
路过的人说
道上全是泥巴,洗了也没用
我依然故我,忘乎所以
洗车上的鸟粪,污泥
仿佛是要洗净天空和路面
汽车擦洗一新
我又开着它上路了
车顶上是流泄的暴雨
车轮飞转,掀起泥浪
仿佛是我,把路面弄脏了
又是一身泥泞,回来
我还要继续清洗,继续上路
如何在暴雨中擦干水渍
如何在污泥中保持洁净
为此,我加快清洗的频次
更加快了清洗的动作
以至于
比莲在污泥中清洁自己
还要快
2018-6-23


说火

不是所有的火,都是火
有的火比雪还白,比冰还彻骨
也不是所有的火都是好火
在合适的时间,顺着风
真正的火,不会煎药一样,煎着盛夏
叫人围过来。真正的火也不会
干烧铁锅,烤一群蚂蚁
火,要知冷知热地烧
嘘寒问暖地烧
就像烧饭,先是大火煮开
后用慢火焖熟,抽掉柴禾,饭就香了
好的火,会稀释吹来的寒风,融化人心中的颤栗
必要时,要把火埋进雪里
白鹭一样,只微微的
烫手
2018-6-26
 


返回专栏
©2000-2018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