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 : 《西游漫笔》(外15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金辉 ⊙ 众石头在水中洗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西游漫笔》(外15首)

◎金辉



《礼物》


赶了半日山路,直到感到口渴
我们终于见到了往日的水塘
只是已经长满了肥沃的野草
其中膝下的三楞草我还识得
让我的脚踝处感到一阵湿冷
那是关于水泽的最初的记忆
在经历了漫长而黑暗的因为干涸
而寸草不生的沧桑之后,我漂泊而归
这是它送我的最好的礼物
当我遥想起童年的半池睡莲


《没有词的诗》


我在心里已经几个月不说话
断断续续地写几行诗
在诗里也把自己包裹的很好
懂得节制,存有一点悲悯
这遗传自我母亲
在我成年,并洞彻了一些世事后
我总觉得她会一点巫术
我刚开始识字时
她曾经教我和树木说话,盯着树干
还和落在地上的鸟雀说话
如果它们不会飞走。类似于
我现在每天深夜和神灵的交流
我曾亲眼看见她和母鸡们叙话
每次她拿着食盆喂鸡的时候
母鸡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蓝
那么焦急。每次我都想:
我的父亲去了哪里
我的父亲去了哪里




《人间叙事》


草木依然未盛时
天上灌满了春天的大风
树枝在空中吱嘎作响
两只乌鸦躲在树底下
一只纹丝不动,好像正在听经
另一只一啄一啄地吃着腐肉
粗粝的尾羽不时被风掀起
很快又恢复如初——好像他
棕刷一样硬直的头发,我
忽然想起我父亲的一句偈颂:
人世即是天堂。但是,我
只记住了其中的一句
更多的,几乎全部时间
我都像是一颗长着白绒的种子
在树木和人群中飘荡



《西游漫笔》
     
      ——与女儿书

      
 
1.

自从有了电话手表
女儿总是喜欢打电话给我
“天上的云好白啊”她说
其实她看见的
是供暖的烟囱冒出的白烟
四十里外,我不得不
配合地看看西北方向
——火葬场的上空
清凉得没有一具尸体


2.

这世间
东西南北皆有妖
只有西边的人民
有福了

这世间
南来北往皆平坦
只有西行的道路多崎岖
且满是虫豸


3.

忽然觉得
不对
——唐三藏这一路
未曾讲过一句悟道的话
给他的徒弟
那些馕糠的夯货们


4.

雪后的天空
长满荒草,一尊
小小的庙宇飞过头顶
那是一只以每分钟46拍
离开市中心的乌鸦
在郊外,它同样可以乞得食物
它对喜欢的人说:
祝你吉祥如意


5

入夜后,星星
即将知晓人世的一切
但是我知道使我平静下来的
法门:闭目、静坐、昏昏欲睡
屏蔽一切声音,不想一切事儿
我和玄奘之间只差着一段儿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6.

午时,我在天空寻找鸟影
后来我在树丛下的残雪和阴影里
发现了它们,正啄食着秋天时
遗落的果子,也可能是它们
在秋天时早早为自己留下的
好像大殿角落里积尘已经的雨伞
一直未能寻到馈赠的人



《月光曲》


掌灯时,
我一如往日穿过那片果园。
我的灵魂是一片叶子,在枝头
系了一整天。
当我低头走路,
我不必仰望,从那些草茎上,
树枝间,以及它们黯淡的影子里,
即使它们不再长出新的灵魂,
我也几乎知道,
又是一年当中的一个月中,
月色笼罩万物,
并微不可察地移过树枝,
漫长的时日。
这正是使我感到心安的生活。
但是,一团突然的车光
扭过树枝,又转瞬
逝入远处的黑暗,好像
一团薄雾。
好像已经过去的许多年月,
我已不再感到慌乱,
我试着抚摸自己的灵魂,
我感到指尖的湿润,
冬天正在来临。

(给天武,并试着阐释我当前的生活)


《在人间》


绝早,可以看见树影时
启明星显得格外明亮
当我在一块石头上静坐
回忆起接下来的一大片空白
忽然感到一阵心悸
那天早晨,那颗启明星的
位置上,正飞过两只鸟
今天大概需要出门去
不得不借一点钱,向上个月


《人间喜乐》


人若孤独,便会
愈加信服自然之伟力。
午后两点,凉薄的光明
好像来自遥远的大熊星座。
麻雀们已经空无痕迹,
它们不吃那些小浆果,
红彤彤的,那些爱意来自接骨木。
在空落落的院子里,我想告诉
那些麻雀:入冬以后,
每天下午两点,我都会准时下楼,
准时出现在院子里(好像
被某种神秘的东西驱使着)。
一天当中,此时的阳光最好,
这是我年过四十以后发现的
新的人间喜乐。


《往想》   


去年?
还是前年的夏天?
隔着半池睡莲,
那个至今已经面目模糊的
女人,怔怔地站在水沿上,
好像已经一个星期?
或者更久?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情景,
她一定是深陷在自己的往事里,
而不是短暂的一瞬,
或者哪怕是“现在”
只有,也只有往事,
使我至今久久难忘。
当我终于可以肯定,
她却忽然转身,离去
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
或者作出了某种决定,
好像得到了片刻的往生的轻盈。
当我终于从深陷的
沉思里挣脱出来,
相去那半池绿水,
我为何惦念不忘?



《两地月》


昨晚的月亮依然
挂在今天早晨的天上。
那是在我还是个孩子时寄给自己的
一张明信片,
好像一个漫长的比喻。
今天早上,当我
迈步进入地铁车厢,
一个宽敞明亮的世界,
我忽然想起我在
乡下时一起玩耍的伙伴们,
我们坐在秋天的谷堆下面,
其中一个大声喊:
“会烂手指的,不能拿手指着月亮”
——冲着其中一个孩子。
多少年过去了。今天他们已经
成为墙头和篱笆上寻常可见的蔓草。
而我终于可以确认,
城里和乡下的月亮
没什么不同。
有时候,我会在书房里写作,
用我的手指,
曾经指着月亮的那个,
——一株植物。


《是夜鹿去》


忘记关掉的
路灯里有我的家
我将在那里得到安息
因为它长明不熄

我的家不在
窗口亮起的灯里
它会在我后半生时突然关掉
当我在半夜时开始写诗

但它(路灯)不会永明
当我长眠不归,啊
四百公里外,四百公里外
该怎么生活



《在一座小型动物园里》


在一座小型动物园里
看动物。无人来看的时候
它们就独自在周围的树林里
走动或者黙立,有人来看的时候
就和来人一起在树林里
走动或者黙立。或许
它们的脚下就是曾经的
一片森林,它们现在还坚守在
自己的土地上,隐居在我们中间
冬天的树叶落在我们中间
树叶也是有灵魂的,它们
既落满沟渠,也落满天空
密密层层,几乎看不见天堂



《吻》


八月秋是一年当中
最疲累的季节
坐在回家的马车上
我竟然睡着了
梦见好几个飞来的吻
香甜唇膏味的
我都躲开了
然后遇到一个龙葵
的黑浆果味道的
那是一株玉米收割后
独自留在田垄里的深色植物
气味又凉又甜
于是我迎了上去
忽然撞见阳光
刺花了眼睛


《引信》


我的老邻居:一名摔跤队的陪练
健壮得好像一桩拳击沙袋
有一次我去拜访他,看见
他正被老婆吊在梁上教训
身上破了个口子,还露出了里面的
避震海绵。但是第二天又完好如初
好像新买的一样。非常偶然的一次
参加同一个婚礼,一起喝了点酒
我问他怎么做了半辈子陪练
年轻的时候为什么不上场去比划比划
他怔了一下,低头蒙了口酒
还没等说话,沙袋里就没了力气



《婚姻》

在与妻子和解后
我继续清理她掉落的头发
从厨房里从地板上
从床板下面从卫生间地砖上
用旧拖布收集起来
再揪扯到垃圾桶里
直到有一次,我在一个有100间
教室的补课学校等孩子下课
看见保洁员推着宽宽的拖布走过来
拖布下堆满了一团又一团的
头发,我原谅了她


《几乎是粉色的花朵》


一天当中
只要晴好的上午和下午
飞机总会出现,两次
开出白花

正午时
拨开一层一层的树叶
我想看看螺旋桨后面露出的牙齿
它几乎是蓝天下一簇粉色的花朵


《东北大学》

宽阔的林荫道两侧植满了
高大的赤松,至少有几十年的光阴
足以庇护漫行其下的人永远
不被雷电击中。然而平坦草坪上
的蘑菇,往往布满了疤痕
并且越是往后的日子越是苦厄
来自贫穷的谦卑还将一直陪着你
所以你应该在无雨的时候重温过去
把深刻的东西记住,让它再深刻一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18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