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刘术香:比一种颜色容易褪去(六个)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比一种颜色容易褪去(六个)

◎术香



空时光漫散
 
青石台阶,
石纹横向舒展。
一个人站或坐,
不说话。
 
夏至过了,
小满即临。
更大的空,漫散开来,
掠过一个人的头顶,
在山谷空出泉水,
空出细流,
叮叮咚咚。
 
多少年的台阶,
多少年的无语,
在日子里累积。
薄荷的清香,
吉雅草的甜味,
一寸寸铺开——
石阶犹如一个人,
不,一群人,
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谁是谁的肌肤,
谁是谁的心肺,
假象里的真诚,
碎成花絮,
阳光自焚。
 
台阶依旧硬,依旧软,
依旧被空占满。
一个人的存在,
比一句话轻,
比一种颜色容易褪去。
 
人间最美的动作
 
鸟儿立在高枝,
仰望天空。
云飘去了,
蓝,飘去了。
鸟儿一动不动。
 
云之后的云,
蓝之后的蓝,
一片接一片,
一层接一层,
掠过鸟儿。
 
鸟儿写诗一般,
记录白云、蓝天,
记录天空的气息,
除了叫声,没有别的方法。
 
鸟儿闭上眼睛,
不紧不慢地叫着,
过去的,过去的,
过去的……
不计其数的过去的,
白云、蓝天,
等等一切,
从它的声音里剥离出来,
小手一样轻抚它,
轻抚呵,人间最美的动作。
 
浩池口的老人
 
浩池口在太行山巅,
十来座房子,
七八户人家,十几个老人,
鸡鸭鹅遍地,
村里村外牛羊撒欢。
 
老人们各忙各的,
翻地,锄草,浇地,
笑声,说话声,
一声高过一声,
高过山顶上的风,
高入蓝天,高入云层。
 
山下有他们的房子,
孩子们住在那里。
逢年过节回来,
想吃山果了回来,
想吃柴鸡蛋、牛羊肉时回来。
老人们望着山下,
望不到孩子们,
望不到他们的房子。
 
终有一天,
老人们也得下山,
下山,下山。
他们想起下山,
就不说话,不笑。
 
被拐的黑妹
 
黑妹坐在青石上,
手里掐着草把儿,
低头不语。
 
微风吹起,
她的秀发轻扬。
小麻雀呆立枝头,
不知道黑妹的心里,
有一群鸟儿叽叽喳喳。
 
前面或后面,
脚步声响起,响起。
黑妹低头,
任脚步声穿越,
回到任何一个朝代,
都不接应。
 
黑妹没有别名,
没有家,
从很远的地方出来,
被抛到很远的地方,
精神恍惚,面容憔悴,
她不知道她是谁,
哪里都是远方。
 
谁要了她,
谁丢了她,
谁要了她,
谁丢了她……
没有问题,
没有答案。
 
 
 
似乎是读过一本武侠小说,
或几本荒诞散体,
晒子便开始写小说。
 
他直接在手机上写,
然后发出去,
有人给他点赞,
有人捧他,
说他是作家。
 
晒子见了他的小学老师,
异常兴奋,
把小说打开,
让老师看。
老师说,杀气太重。
老师说,三观歪斜。
 
晒子不顾这些,
只说点击率老高呢,
一日就有八千。
嘿嘿,现在的文字只要情节,
别的不用管。
晒子对老师说。
 
晒子天天写,
不读名家,不读经典,
连自己的小说也不读,
只关注有多少人阅读和点赞。
 
有人让他读谁谁谁,
他说读不进去,
所有人的作品都读不进去。
但他自称自己是网络作家,
粉丝遍布天涯。
 
寂静时刻
 
寂静的时刻,
总会有一些沉重的过往,
纷纷回来,
或山间,或树枝,
或河沿儿,
从哪里回来,
历经多少沧桑,
意象排列有序或无序,
不能言语。
 
风刮寂静,
从内到外泛着青白光泽,
小翅膀一样绵软,
小蝌蚪一样活泼。
沉重的往事压过它们,
铁块掷地,
声音被风卷起,
寂静愈加凝重。
 
单纯的,单一的,
眼神望向别处,
光泽更亮,
可有可无的暖,
缘小溪,缘蝉声,
弥漫于人间,
每一扇门关合,
缝隙里,时光纵横。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8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