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西平 : 死亡面前人人垂手而立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死亡面前人人垂手而立

◎王西平



活着,如蝼蚁厌弃多足


酒是沮丧的火,燃烧如矛
痛,只有在最后一刻嗅到热烈

一个人的懦弱,被多人据有
手持和平之葵,走上山坡
看看一百岁的样子悬在尖利的树杈

这是在秋天,宁静
呼喊?哦不,美的来源
给了每人机会,仿佛一盏明灯
在黑暗里遭遇机缘

如无脚之鸟,飞入冬天
看到了,死亡面前人人垂手而立
是轻盈的朽,或是不朽

活着,如蝼蚁厌弃多足
又如能量高举的叶子
摇摆在左手靠右右手偏左的
荷尔德林的小道


瘪球无聊数以万计

田野里,烟气蒸腾
仙境不过如此,人间
走一遭,亦雾水一头

到处是土豆茄子
和青椒,一地三鲜
掺和着骨灰烹调

活人掌大勺
溺亡者酣声呼救
和颜悦色攻击舢板
木桩噗嗤如泥鬼

爬上水岸,切换为人 
吃撑了本无事事
仿佛天堂就是铺在水上的未日
放眼望去,瘪球无聊数以万计

日光自扰,流水常新
同行之人,吻我并转身
然后,相忘于江湖


十月

反对焦糖,如你
白衣挥霍着日光,如你
携带真理一端的大肠,像一个季节的
如厕者
臃肿绕舌

真正的愿望,无非如此
这破碎如鸽,守望着明镜
秋色黯然
醉人是酒,也不过如此
有人照旧死去,在音乐的边缘
没有朋友,啊没有朋友
只有灰暗的齿轮和笑

致敬彼此,你,和我
隔着窗户数次敲打,仿佛木偶关闭幻听
什么也没有
金色黄花,绽放在一生里
只能一次,只有一天
人鬼杂糅,不可方物


我们热爱的初始

今夜,我知道
焦糖之黑裹糊的野火
如此燃烧变为可信的诞生
抑或知道的你,令我写下了
引吭的第一行 

这些文字
像涂抹了鸡血的石子
午夜自动翻滚
一段故事开演,花瓣疯狂开裂

熟睡的婴儿,落入自身
吮吸,我们热爱的初始
并同晨曦升起
湿漉漉的拇指变得极为俏皮
仿佛低语,迎着暖光

记忆中的布鲁斯,进入尾声
人性的大善映射在幼年
恍然叶子般轻盈,落下
大美如歌
慵懒成猫


闯入者

江心取水,选择半夜
执念诱惑生命粉红色的夜啊
如春风不度三生三世

大水抵达静物深处,或携带茶香
操纵我们宽阔的内部
而窗外,鸟在鸣叫
似枝条晃动围捕的光

毫无意义的,追踪
与永无止境的人展开较量
一粒焦糖的深处
显现出令人超级喜爱的黑甜

百般尝尽,所有的闯入者
追赶一个仿生学恶棍
我们在一个未名的城市里
浸染了露水和霉


立于生物中间

这边有人投胎
那边黑灯在瞎火
此生无憾事,不慌不忙,不必
那一瞬桃花归于第二日
白天猫们洗脸,你尝到的是一种
洁净的甜
仿佛习惯于活着

甲方的饭桌
乙方的童年场景
烟灰里的小块……
不可或缺的滋味
在最深处,闯入者
立于生物中间
即便生命垂危
忘不了擤鼻涕

湿光打进来
抑或把灰尘堆在头顶
懒得清扫,且看镜子
只是为了取完整的,模样
人人在信仰中
攀比
不可反照的存在
如此虚伪

 


返回专栏
©2000-2018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