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宾 : 在黑暗那面,有人正在替你活着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世宾 ⊙ 大海的沉默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黑暗那面,有人正在替你活着

◎世宾




在黑暗那面,有人正在替你活着

世宾

蝉鸣

蝉鸣是密林的一个漏洞
那么坚定,不屈不挠地
把幽暗之处的真相传递出来
它必须一再地排除干扰,必须克服
巨大的恐惧,才能说出秘密的假象

大多时候,它们沉在漆黑的幕后
但这不是消失,而是酝酿
叶之网严密地防守着
筑起了一道道屏障
密林的厚实,足以压住
每一个探头的萌芽,足以
给眼睛制造更多的幻象

当蝉鸣结束林中压抑的沉默
从四面八方涌现
它细小的翅膀扇动
就撕开了一个明亮的口子

蝉鸣的出现突然、尖锐
仿佛有些偶然,仿佛一个奇迹
它的到来就可以让我们重新估量
那阴森的静默,那被施与魔咒的叠加态
它的到来就可以让我们相信
眼前高高筑起的墙总有坍塌的一刻
蝉鸣总要涌现,像一束光

        2018年6月19日




建筑还必须继续进行
我们在等待着——我们在等待着
桥的石头路面,从那边
铺筑过来,将我们重新引渡

现在是发水期,我们需要
耐心地等待,需要分清
险滩的暗流和水鬼的幻象
至少,必须把心放下
用双眼去注视黑暗中的亮光

此时的桥,还在危险之中
它的桥墩,在激流的冲击下
激烈地摇晃。它需要加固
需要我们填下石头
用力钉下木桩

我们必须结束这场观望
我们的缺席,正在加剧
这江洪水的泛滥
只有用石仔、木桩和勇气
才能稳住这座桥的晃动

还没到停止的时候
我们还要一段时间,去忍耐
潮湿和泥泞带来的厌恶
要有耐心,用对岸递给我们的光
加深对此刻劳作的理解

当钢架和桥墩搭起,在缝隙中
注入水泥,桥就牢固了
当它把两岸连接起来
当你踏上去,它就能承受
所有在过去堆积起来的犹疑

总有一天,我们将会被引渡
急流也不再是恐惧
桥在两岸高高架起
就像升起的胜利的拱门
我们的心也不再隐匿于观望、叹息

      2018年6月15日




沙滩上的沙子


这众多的沉默,在大海边
我们希望它呐喊、歌唱
我们需要确认它在哪里
并且,是那么的独一无二

它们密集地紧挨着,多么弱小
几乎不能有任何想法
它们也无法叫喊,因为
绝对的隔绝湮没了它们的声音

大海和海鸥的喧嚣如此巨大
只有沙子是无言的,它清楚
一切的伪善和甜蜜的谎言
——沙子呐喊时它是无声的

沙子是一直在呐喊的,只是
生了锈的耳朵在另一面
当他们铁了心的脸
被强行扭转过来
一定是某种力已经凝聚到了熔点
已经把本来迟钝的天平
拨向了另一边。那些沙子愤怒的质问
将没有什么能够遮盖

          2018年6月30日


一片稻田

是它知道所有的艰辛,它必须
郁郁地青,慢慢地黄,才能
抵得过重金属和周围楼盘的脚步
它必须一点点长,一点点灌浆
才能把颗粒结得更饱满
以“物以稀为贵”来平衡价值的天平
这点认识多么珍贵,既符合经济规律
又保存了乡村的完整

是它知道一辆挖掘机的烟囱
正冒着浓烟——搅动泥浆的履带的意志
几乎和水稻的生长一样的坚定
它郁郁地青,慢慢地黄
这场景,就如两种制度的角力
一个只争一息,一个志在千秋

           2018年6月30日


小青藤

到了篱笆上,小青藤有了根据地
之前它小心翼翼,从泥土里探头
忍受昆虫的噬咬,艰难地
用几片嫩芽搭起了梯子

“只有阳光照耀的地方才值得活”
它从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它
甚至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因为怜悯从未在丛林的法则中产生

它被自由的意志带向了高处
柔软的触须最清楚四周的障碍,因为
它周围的否定力量具有高高在上的傲慢

小青藤攀上了篱笆,就拥有一片新天地
它看不见的脚爪,很快
就把那张绿色的大网
铺向所有的角落

           2018年7月2日

十亩荷塘


十亩荷塘,是对房地产的警告
是无声的反抗,也是低调的平衡
起初的逼迫、慌乱
一种来势凶猛的吞噬侵蚀着它们
——几乎没有立锥之地

“他们的存在,只是姑且
在发展就是硬道理面前”
它们的块茎伸展得小心翼翼
谨慎地冒着叶尖,以免
被强大的推土机碾压

它周围那绝对的话语权
不可能听见它轻微的呻吟
只有当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响起
它们的存在,才获得确认

阳光落在荷叶、荷花的身上
暗香似乎中和了水泥的硬度
而埋藏在地下的块茎
有一把看不见的铁锹,正缓慢地
越过房地产商那高高的围墙


2018.7.18

青苔墙


茂盛的青苔和坍塌的墙
他们没有互相遗弃,它们
紧紧地拥抱着,在巷子口
沉默的黄昏里

南来北往的人流和偶尔的车鸣
并不能使它们疏离,它们耸立在
众多的新楼之间,它们对于村庄
就不是在否定,而是在丰富
——一种全新的想法

推土机的轰鸣正在远去
村庄扎根岁月的吐纳
没有被打断。在日新月异的大道旁
它们的存在才是真正的激活

而在不远的过去,拆迁、重建
村庄的魂魄被暴力摧毁
它几乎面目全非,它几乎
葬身于欲望的铁臂

它们是在老去,却也在更新
它们谨慎地保存着记忆
却又为四周的喧闹提供了平衡
以自己的细微放大了时间的深远

欲望的挖掘机正在外围忙于拆毁
只有它们在默默重建
它们在这小小的一角,企图
把过去和现在、喧嚣和静默重新统一

           2018年6月26日




荷花

荷花从碧绿的荷池中升起
还可以升得更高些
一朵一朵,给单调的绿喷溅上色彩
给一成不变的夏天,带来奇迹
它们的升起就是拓展
整个初夏,都那么畏葸
只有荷花从碧绿中升起
才点染了色彩、惊喜
才有了略微顺畅的呼吸

而在更早一些,这些被压抑的藕尖
在污泥的黑暗中,酝酿、潜行
努力越过石头的障碍
像我们的命运一样,拒绝
一连串的恐吓、洗劫
从污浊中,把自己洗净
从沉闷的深渊中挺立

它分明也听见风的呼唤,摇摆
挣扎着,它从沉默的群体中
感受到力,正从块茎的通道
向它推送过来,把它举到了
乏味的荷塘上空。

               2018.7.18

山坡上的一片竹林

像一座巨大的绿色喷池,借助
风的拂动,每一股喷泉
都在合奏一曲即兴的乐音

有时候风更加暴戾,而它们
轻轻的反弹
柔韧的身段就能化解于无形
并让演奏更接近华彩

风平浪静时,演奏让位
于情绪的酝酿:记忆
痛苦的经历,或某次砍伐
这些压抑在地下,快要腐朽的东西
便会通过根脉,重新送上枝头
那一夜间长出的新叶,是对
上一次激情的呼应
它们追随节眼的上升
不断叠加,苍翠之上的苍翠
时节虽然有长短
但雄心从未停息……

如若砍伐再次发生
也不会引起混乱,毕竟磨难
还未从生命中删除,而它们已经历
与催命的刀斧相比,生长的欲望
更加强烈、持久,短暂的生殖
足以形成新的合奏

         2018.7.6

月光下的村庄

纵有万般悲欢,也该有一刻的清净

月光如水,村庄就像一个古码头
这一刻的静却静得有些不彻底
总有出走的想法,在那漆黑的床头
怎么压着也压制不住

死去的无声死去,活着的
却无法不茂盛,像路边的野草
难免被过路的汽车惊动
总有一种冲动,在搅动亘古的静寂

当月落西山,沉默鸡鸣就会醒来
它乡下人的脑袋也会知道
“下下人也有上上智”
总有束缚不住的手脚,要奋起
总有沉默的一部分,借着微微的波光
重新复活起来

       2018.7.16-24


交叉路口

如果它静止,万千世界
陷于空寂;如果它沉默
万物和它们的纠葛
将暂时得到停歇
这个时候,它无限接近消失

如果此时它暴动
隐藏的黑夜就开始沸腾
所有的执拗互不相容
交叉路口就来到书写的中心

         2018.7.27

秋天

它看起来还完好无损
一样的晴朗,爽畅
植物还在风中轻轻摇摆

但这只是其中一面,你恰好还在
——事实上,另一面,你也在
只是你的触觉还未醒来
在黑暗那面,有人正在替你活着

如果不远处的这一面突然降临
就像失散多年的亲人
重新回到旧屋
——你不用惊愕,或者欢迎

它们原本就是一体
只是你还没用看见
        
       2018.9.14

林中空地

到这里才刚刚开始,才有点明白
之前的沉默和黑暗是那么巨大
甜蜜的酣睡安放了多少死亡、生殖
和无尽的轮回

而一旦敞开,便也就开始明白
只是,还似乎太少,还必须
小心翼翼地铲除蔓延的杂草
和越来越多的谬误

虽然阳光、雨露从天上洒落
但几乎不能算平静
光把周围的阴影投在它的身上
它还有被再次覆盖的危险

它必须再次撕裂、敞开
它只活在自身的伤口上
那些由缺口看见的新事物,必须不断地
交给烈火的焚烧
它必须不断地切割、自我否定
把头脑中野蛮的闯入者规训成
同盟军,来扩大自己的地盘

与酣睡相比,打开
却是如此痛苦、犹疑
总要经受无数次的锻打
才能把确定的,确定下来

              2018.9.16
蝉鸣

蝉鸣是密林的一个漏洞
那么坚定,不屈不挠地
把幽暗之处的真相传递出来
它必须一再地排除干扰,必须克服
巨大的恐惧,才能说出秘密的假象

大多时候,它们沉在漆黑的幕后
但这不是消失,而是酝酿
叶之网严密地防守着
筑起了一道道屏障
密林的厚实,足以压住
每一个探头的萌芽,足以
给眼睛制造更多的幻象

当蝉鸣结束林中压抑的沉默
从四面八方涌现
它细小的翅膀扇动
就撕开了一个明亮的口子

蝉鸣的出现突然、尖锐
仿佛有些偶然,仿佛一个奇迹
它的到来就可以让我们重新估量
那阴森的静默,那被施与魔咒的叠加态
它的到来就可以让我们相信
眼前高高筑起的墙总有坍塌的一刻
蝉鸣总要涌现,像一束光

        2018年6月19日




建筑还必须继续进行
我们在等待着——我们在等待着
桥的石头路面,从那边
铺筑过来,将我们重新引渡

现在是发水期,我们需要
耐心地等待,需要分清
险滩的暗流和水鬼的幻象
至少,必须把心放下
用双眼去注视黑暗中的亮光

此时的桥,还在危险之中
它的桥墩,在激流的冲击下
激烈地摇晃。它需要加固
需要我们填下石头
用力钉下木桩

我们必须结束这场观望
我们的缺席,正在加剧
这江洪水的泛滥
只有用石仔、木桩和勇气
才能稳住这座桥的晃动

还没到停止的时候
我们还要一段时间,去忍耐
潮湿和泥泞带来的厌恶
要有耐心,用对岸递给我们的光
加深对此刻劳作的理解

当钢架和桥墩搭起,在缝隙中
注入水泥,桥就牢固了
当它把两岸连接起来
当你踏上去,它就能承受
所有在过去堆积起来的犹疑

总有一天,我们将会被引渡
急流也不再是恐惧
桥在两岸高高架起
就像升起的胜利的拱门
我们的心也不再隐匿于观望、叹息

      2018年6月15日




沙滩上的沙子


这众多的沉默,在大海边
我们希望它呐喊、歌唱
我们需要确认它在哪里
并且,是那么的独一无二

它们密集地紧挨着,多么弱小
几乎不能有任何想法
它们也无法叫喊,因为
绝对的隔绝湮没了它们的声音

大海和海鸥的喧嚣如此巨大
只有沙子是无言的,它清楚
一切的伪善和甜蜜的谎言
——沙子呐喊时它是无声的

沙子是一直在呐喊的,只是
生了锈的耳朵在另一面
当他们铁了心的脸
被强行扭转过来
一定是某种力已经凝聚到了熔点
已经把本来迟钝的天平
拨向了另一边。那些沙子愤怒的质问
将没有什么能够遮盖

          2018年6月30日


一片稻田

是它知道所有的艰辛,它必须
郁郁地青,慢慢地黄,才能
抵得过重金属和周围楼盘的脚步
它必须一点点长,一点点灌浆
才能把颗粒结得更饱满
以“物以稀为贵”来平衡价值的天平
这点认识多么珍贵,既符合经济规律
又保存了乡村的完整

是它知道一辆挖掘机的烟囱
正冒着浓烟——搅动泥浆的履带的意志
几乎和水稻的生长一样的坚定
它郁郁地青,慢慢地黄
这场景,就如两种制度的角力
一个只争一息,一个志在千秋

           2018年6月30日


小青藤

到了篱笆上,小青藤有了根据地
之前它小心翼翼,从泥土里探头
忍受昆虫的噬咬,艰难地
用几片嫩芽搭起了梯子

“只有阳光照耀的地方才值得活”
它从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它
甚至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因为怜悯从未在丛林的法则中产生

它被自由的意志带向了高处
柔软的触须最清楚四周的障碍,因为
它周围的否定力量具有高高在上的傲慢

小青藤攀上了篱笆,就拥有一片新天地
它看不见的脚爪,很快
就把那张绿色的大网
铺向所有的角落

           2018年7月2日

十亩荷塘


十亩荷塘,是对房地产的警告
是无声的反抗,也是低调的平衡
起初的逼迫、慌乱
一种来势凶猛的吞噬侵蚀着它们
——几乎没有立锥之地

“他们的存在,只是姑且
在发展就是硬道理面前”
它们的块茎伸展得小心翼翼
谨慎地冒着叶尖,以免
被强大的推土机碾压

它周围那绝对的话语权
不可能听见它轻微的呻吟
只有当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响起
它们的存在,才获得确认

阳光落在荷叶、荷花的身上
暗香似乎中和了水泥的硬度
而埋藏在地下的块茎
有一把看不见的铁锹,正缓慢地
越过房地产商那高高的围墙


2018.7.18

青苔墙


茂盛的青苔和坍塌的墙
他们没有互相遗弃,它们
紧紧地拥抱着,在巷子口
沉默的黄昏里

南来北往的人流和偶尔的车鸣
并不能使它们疏离,它们耸立在
众多的新楼之间,它们对于村庄
就不是在否定,而是在丰富
——一种全新的想法

推土机的轰鸣正在远去
村庄扎根岁月的吐纳
没有被打断。在日新月异的大道旁
它们的存在才是真正的激活

而在不远的过去,拆迁、重建
村庄的魂魄被暴力摧毁
它几乎面目全非,它几乎
葬身于欲望的铁臂

它们是在老去,却也在更新
它们谨慎地保存着记忆
却又为四周的喧闹提供了平衡
以自己的细微放大了时间的深远

欲望的挖掘机正在外围忙于拆毁
只有它们在默默重建
它们在这小小的一角,企图
把过去和现在、喧嚣和静默重新统一

           2018年6月26日




荷花

荷花从碧绿的荷池中升起
还可以升得更高些
一朵一朵,给单调的绿喷溅上色彩
给一成不变的夏天,带来奇迹
它们的升起就是拓展
整个初夏,都那么畏葸
只有荷花从碧绿中升起
才点染了色彩、惊喜
才有了略微顺畅的呼吸

而在更早一些,这些被压抑的藕尖
在污泥的黑暗中,酝酿、潜行
努力越过石头的障碍
像我们的命运一样,拒绝
一连串的恐吓、洗劫
从污浊中,把自己洗净
从沉闷的深渊中挺立

它分明也听见风的呼唤,摇摆
挣扎着,它从沉默的群体中
感受到力,正从块茎的通道
向它推送过来,把它举到了
乏味的荷塘上空。

               2018.7.18

山坡上的一片竹林

像一座巨大的绿色喷池,借助
风的拂动,每一股喷泉
都在合奏一曲即兴的乐音

有时候风更加暴戾,而它们
轻轻的反弹
柔韧的身段就能化解于无形
并让演奏更接近华彩

风平浪静时,演奏让位
于情绪的酝酿:记忆
痛苦的经历,或某次砍伐
这些压抑在地下,快要腐朽的东西
便会通过根脉,重新送上枝头
那一夜间长出的新叶,是对
上一次激情的呼应
它们追随节眼的上升
不断叠加,苍翠之上的苍翠
时节虽然有长短
但雄心从未停息……

如若砍伐再次发生
也不会引起混乱,毕竟磨难
还未从生命中删除,而它们已经历
与催命的刀斧相比,生长的欲望
更加强烈、持久,短暂的生殖
足以形成新的合奏

         2018.7.6

月光下的村庄

纵有万般悲欢,也该有一刻的清净

月光如水,村庄就像一个古码头
这一刻的静却静得有些不彻底
总有出走的想法,在那漆黑的床头
怎么压着也压制不住

死去的无声死去,活着的
却无法不茂盛,像路边的野草
难免被过路的汽车惊动
总有一种冲动,在搅动亘古的静寂

当月落西山,沉默鸡鸣就会醒来
它乡下人的脑袋也会知道
“下下人也有上上智”
总有束缚不住的手脚,要奋起
总有沉默的一部分,借着微微的波光
重新复活起来

       2018.7.16-24


交叉路口

如果它静止,万千世界
陷于空寂;如果它沉默
万物和它们的纠葛
将暂时得到停歇
这个时候,它无限接近消失

如果此时它暴动
隐藏的黑夜就开始沸腾
所有的执拗互不相容
交叉路口就来到书写的中心

         2018.7.27

秋天

它看起来还完好无损
一样的晴朗,爽畅
植物还在风中轻轻摇摆

但这只是其中一面,你恰好还在
——事实上,另一面,你也在
只是你的触觉还未醒来
在黑暗那面,有人正在替你活着

如果不远处的这一面突然降临
就像失散多年的亲人
重新回到旧屋
——你不用惊愕,或者欢迎

它们原本就是一体
只是你还没用看见
        
       2018.9.14

林中空地

到这里才刚刚开始,才有点明白
之前的沉默和黑暗是那么巨大
甜蜜的酣睡安放了多少死亡、生殖
和无尽的轮回

而一旦敞开,便也就开始明白
只是,还似乎太少,还必须
小心翼翼地铲除蔓延的杂草
和越来越多的谬误

虽然阳光、雨露从天上洒落
但几乎不能算平静
光把周围的阴影投在它的身上
它还有被再次覆盖的危险

它必须再次撕裂、敞开
它只活在自身的伤口上
那些由缺口看见的新事物,必须不断地
交给烈火的焚烧
它必须不断地切割、自我否定
把头脑中野蛮的闯入者规训成
同盟军,来扩大自己的地盘

与酣睡相比,打开
却是如此痛苦、犹疑
总要经受无数次的锻打
才能把确定的,确定下来

              2018.9.16
蝉鸣

蝉鸣是密林的一个漏洞
那么坚定,不屈不挠地
把幽暗之处的真相传递出来
它必须一再地排除干扰,必须克服
巨大的恐惧,才能说出秘密的假象

大多时候,它们沉在漆黑的幕后
但这不是消失,而是酝酿
叶之网严密地防守着
筑起了一道道屏障
密林的厚实,足以压住
每一个探头的萌芽,足以
给眼睛制造更多的幻象

当蝉鸣结束林中压抑的沉默
从四面八方涌现
它细小的翅膀扇动
就撕开了一个明亮的口子

蝉鸣的出现突然、尖锐
仿佛有些偶然,仿佛一个奇迹
它的到来就可以让我们重新估量
那阴森的静默,那被施与魔咒的叠加态
它的到来就可以让我们相信
眼前高高筑起的墙总有坍塌的一刻
蝉鸣总要涌现,像一束光

        2018年6月19日




建筑还必须继续进行
我们在等待着——我们在等待着
桥的石头路面,从那边
铺筑过来,将我们重新引渡

现在是发水期,我们需要
耐心地等待,需要分清
险滩的暗流和水鬼的幻象
至少,必须把心放下
用双眼去注视黑暗中的亮光

此时的桥,还在危险之中
它的桥墩,在激流的冲击下
激烈地摇晃。它需要加固
需要我们填下石头
用力钉下木桩

我们必须结束这场观望
我们的缺席,正在加剧
这江洪水的泛滥
只有用石仔、木桩和勇气
才能稳住这座桥的晃动

还没到停止的时候
我们还要一段时间,去忍耐
潮湿和泥泞带来的厌恶
要有耐心,用对岸递给我们的光
加深对此刻劳作的理解

当钢架和桥墩搭起,在缝隙中
注入水泥,桥就牢固了
当它把两岸连接起来
当你踏上去,它就能承受
所有在过去堆积起来的犹疑

总有一天,我们将会被引渡
急流也不再是恐惧
桥在两岸高高架起
就像升起的胜利的拱门
我们的心也不再隐匿于观望、叹息

      2018年6月15日




沙滩上的沙子


这众多的沉默,在大海边
我们希望它呐喊、歌唱
我们需要确认它在哪里
并且,是那么的独一无二

它们密集地紧挨着,多么弱小
几乎不能有任何想法
它们也无法叫喊,因为
绝对的隔绝湮没了它们的声音

大海和海鸥的喧嚣如此巨大
只有沙子是无言的,它清楚
一切的伪善和甜蜜的谎言
——沙子呐喊时它是无声的

沙子是一直在呐喊的,只是
生了锈的耳朵在另一面
当他们铁了心的脸
被强行扭转过来
一定是某种力已经凝聚到了熔点
已经把本来迟钝的天平
拨向了另一边。那些沙子愤怒的质问
将没有什么能够遮盖

          2018年6月30日


一片稻田

是它知道所有的艰辛,它必须
郁郁地青,慢慢地黄,才能
抵得过重金属和周围楼盘的脚步
它必须一点点长,一点点灌浆
才能把颗粒结得更饱满
以“物以稀为贵”来平衡价值的天平
这点认识多么珍贵,既符合经济规律
又保存了乡村的完整

是它知道一辆挖掘机的烟囱
正冒着浓烟——搅动泥浆的履带的意志
几乎和水稻的生长一样的坚定
它郁郁地青,慢慢地黄
这场景,就如两种制度的角力
一个只争一息,一个志在千秋

           2018年6月30日


小青藤

到了篱笆上,小青藤有了根据地
之前它小心翼翼,从泥土里探头
忍受昆虫的噬咬,艰难地
用几片嫩芽搭起了梯子

“只有阳光照耀的地方才值得活”
它从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它
甚至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因为怜悯从未在丛林的法则中产生

它被自由的意志带向了高处
柔软的触须最清楚四周的障碍,因为
它周围的否定力量具有高高在上的傲慢

小青藤攀上了篱笆,就拥有一片新天地
它看不见的脚爪,很快
就把那张绿色的大网
铺向所有的角落

           2018年7月2日

十亩荷塘


十亩荷塘,是对房地产的警告
是无声的反抗,也是低调的平衡
起初的逼迫、慌乱
一种来势凶猛的吞噬侵蚀着它们
——几乎没有立锥之地

“他们的存在,只是姑且
在发展就是硬道理面前”
它们的块茎伸展得小心翼翼
谨慎地冒着叶尖,以免
被强大的推土机碾压

它周围那绝对的话语权
不可能听见它轻微的呻吟
只有当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响起
它们的存在,才获得确认

阳光落在荷叶、荷花的身上
暗香似乎中和了水泥的硬度
而埋藏在地下的块茎
有一把看不见的铁锹,正缓慢地
越过房地产商那高高的围墙


2018.7.18

青苔墙


茂盛的青苔和坍塌的墙
他们没有互相遗弃,它们
紧紧地拥抱着,在巷子口
沉默的黄昏里

南来北往的人流和偶尔的车鸣
并不能使它们疏离,它们耸立在
众多的新楼之间,它们对于村庄
就不是在否定,而是在丰富
——一种全新的想法

推土机的轰鸣正在远去
村庄扎根岁月的吐纳
没有被打断。在日新月异的大道旁
它们的存在才是真正的激活

而在不远的过去,拆迁、重建
村庄的魂魄被暴力摧毁
它几乎面目全非,它几乎
葬身于欲望的铁臂

它们是在老去,却也在更新
它们谨慎地保存着记忆
却又为四周的喧闹提供了平衡
以自己的细微放大了时间的深远

欲望的挖掘机正在外围忙于拆毁
只有它们在默默重建
它们在这小小的一角,企图
把过去和现在、喧嚣和静默重新统一

           2018年6月26日




荷花

荷花从碧绿的荷池中升起
还可以升得更高些
一朵一朵,给单调的绿喷溅上色彩
给一成不变的夏天,带来奇迹
它们的升起就是拓展
整个初夏,都那么畏葸
只有荷花从碧绿中升起
才点染了色彩、惊喜
才有了略微顺畅的呼吸

而在更早一些,这些被压抑的藕尖
在污泥的黑暗中,酝酿、潜行
努力越过石头的障碍
像我们的命运一样,拒绝
一连串的恐吓、洗劫
从污浊中,把自己洗净
从沉闷的深渊中挺立

它分明也听见风的呼唤,摇摆
挣扎着,它从沉默的群体中
感受到力,正从块茎的通道
向它推送过来,把它举到了
乏味的荷塘上空。

               2018.7.18

山坡上的一片竹林

像一座巨大的绿色喷池,借助
风的拂动,每一股喷泉
都在合奏一曲即兴的乐音

有时候风更加暴戾,而它们
轻轻的反弹
柔韧的身段就能化解于无形
并让演奏更接近华彩

风平浪静时,演奏让位
于情绪的酝酿:记忆
痛苦的经历,或某次砍伐
这些压抑在地下,快要腐朽的东西
便会通过根脉,重新送上枝头
那一夜间长出的新叶,是对
上一次激情的呼应
它们追随节眼的上升
不断叠加,苍翠之上的苍翠
时节虽然有长短
但雄心从未停息……

如若砍伐再次发生
也不会引起混乱,毕竟磨难
还未从生命中删除,而它们已经历
与催命的刀斧相比,生长的欲望
更加强烈、持久,短暂的生殖
足以形成新的合奏

         2018.7.6

月光下的村庄

纵有万般悲欢,也该有一刻的清净

月光如水,村庄就像一个古码头
这一刻的静却静得有些不彻底
总有出走的想法,在那漆黑的床头
怎么压着也压制不住

死去的无声死去,活着的
却无法不茂盛,像路边的野草
难免被过路的汽车惊动
总有一种冲动,在搅动亘古的静寂

当月落西山,沉默鸡鸣就会醒来
它乡下人的脑袋也会知道
“下下人也有上上智”
总有束缚不住的手脚,要奋起
总有沉默的一部分,借着微微的波光
重新复活起来

       2018.7.16-24


交叉路口

如果它静止,万千世界
陷于空寂;如果它沉默
万物和它们的纠葛
将暂时得到停歇
这个时候,它无限接近消失

如果此时它暴动
隐藏的黑夜就开始沸腾
所有的执拗互不相容
交叉路口就来到书写的中心

         2018.7.27

秋天

它看起来还完好无损
一样的晴朗,爽畅
植物还在风中轻轻摇摆

但这只是其中一面,你恰好还在
——事实上,另一面,你也在
只是你的触觉还未醒来
在黑暗那面,有人正在替你活着

如果不远处的这一面突然降临
就像失散多年的亲人
重新回到旧屋
——你不用惊愕,或者欢迎

它们原本就是一体
只是你还没用看见
        
       2018.9.14

林中空地

到这里才刚刚开始,才有点明白
之前的沉默和黑暗是那么巨大
甜蜜的酣睡安放了多少死亡、生殖
和无尽的轮回

而一旦敞开,便也就开始明白
只是,还似乎太少,还必须
小心翼翼地铲除蔓延的杂草
和越来越多的谬误

虽然阳光、雨露从天上洒落
但几乎不能算平静
光把周围的阴影投在它的身上
它还有被再次覆盖的危险

它必须再次撕裂、敞开
它只活在自身的伤口上
那些由缺口看见的新事物,必须不断地
交给烈火的焚烧
它必须不断地切割、自我否定
把头脑中野蛮的闯入者规训成
同盟军,来扩大自己的地盘

与酣睡相比,打开
却是如此痛苦、犹疑
总要经受无数次的锻打
才能把确定的,确定下来

              2018.9.16
蝉鸣

蝉鸣是密林的一个漏洞
那么坚定,不屈不挠地
把幽暗之处的真相传递出来
它必须一再地排除干扰,必须克服
巨大的恐惧,才能说出秘密的假象

大多时候,它们沉在漆黑的幕后
但这不是消失,而是酝酿
叶之网严密地防守着
筑起了一道道屏障
密林的厚实,足以压住
每一个探头的萌芽,足以
给眼睛制造更多的幻象

当蝉鸣结束林中压抑的沉默
从四面八方涌现
它细小的翅膀扇动
就撕开了一个明亮的口子

蝉鸣的出现突然、尖锐
仿佛有些偶然,仿佛一个奇迹
它的到来就可以让我们重新估量
那阴森的静默,那被施与魔咒的叠加态
它的到来就可以让我们相信
眼前高高筑起的墙总有坍塌的一刻
蝉鸣总要涌现,像一束光

        2018年6月19日




建筑还必须继续进行
我们在等待着——我们在等待着
桥的石头路面,从那边
铺筑过来,将我们重新引渡

现在是发水期,我们需要
耐心地等待,需要分清
险滩的暗流和水鬼的幻象
至少,必须把心放下
用双眼去注视黑暗中的亮光

此时的桥,还在危险之中
它的桥墩,在激流的冲击下
激烈地摇晃。它需要加固
需要我们填下石头
用力钉下木桩

我们必须结束这场观望
我们的缺席,正在加剧
这江洪水的泛滥
只有用石仔、木桩和勇气
才能稳住这座桥的晃动

还没到停止的时候
我们还要一段时间,去忍耐
潮湿和泥泞带来的厌恶
要有耐心,用对岸递给我们的光
加深对此刻劳作的理解

当钢架和桥墩搭起,在缝隙中
注入水泥,桥就牢固了
当它把两岸连接起来
当你踏上去,它就能承受
所有在过去堆积起来的犹疑

总有一天,我们将会被引渡
急流也不再是恐惧
桥在两岸高高架起
就像升起的胜利的拱门
我们的心也不再隐匿于观望、叹息

      2018年6月15日




沙滩上的沙子


这众多的沉默,在大海边
我们希望它呐喊、歌唱
我们需要确认它在哪里
并且,是那么的独一无二

它们密集地紧挨着,多么弱小
几乎不能有任何想法
它们也无法叫喊,因为
绝对的隔绝湮没了它们的声音

大海和海鸥的喧嚣如此巨大
只有沙子是无言的,它清楚
一切的伪善和甜蜜的谎言
——沙子呐喊时它是无声的

沙子是一直在呐喊的,只是
生了锈的耳朵在另一面
当他们铁了心的脸
被强行扭转过来
一定是某种力已经凝聚到了熔点
已经把本来迟钝的天平
拨向了另一边。那些沙子愤怒的质问
将没有什么能够遮盖

          2018年6月30日


一片稻田

是它知道所有的艰辛,它必须
郁郁地青,慢慢地黄,才能
抵得过重金属和周围楼盘的脚步
它必须一点点长,一点点灌浆
才能把颗粒结得更饱满
以“物以稀为贵”来平衡价值的天平
这点认识多么珍贵,既符合经济规律
又保存了乡村的完整

是它知道一辆挖掘机的烟囱
正冒着浓烟——搅动泥浆的履带的意志
几乎和水稻的生长一样的坚定
它郁郁地青,慢慢地黄
这场景,就如两种制度的角力
一个只争一息,一个志在千秋

           2018年6月30日


小青藤

到了篱笆上,小青藤有了根据地
之前它小心翼翼,从泥土里探头
忍受昆虫的噬咬,艰难地
用几片嫩芽搭起了梯子

“只有阳光照耀的地方才值得活”
它从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它
甚至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因为怜悯从未在丛林的法则中产生

它被自由的意志带向了高处
柔软的触须最清楚四周的障碍,因为
它周围的否定力量具有高高在上的傲慢

小青藤攀上了篱笆,就拥有一片新天地
它看不见的脚爪,很快
就把那张绿色的大网
铺向所有的角落

           2018年7月2日

十亩荷塘


十亩荷塘,是对房地产的警告
是无声的反抗,也是低调的平衡
起初的逼迫、慌乱
一种来势凶猛的吞噬侵蚀着它们
——几乎没有立锥之地

“他们的存在,只是姑且
在发展就是硬道理面前”
它们的块茎伸展得小心翼翼
谨慎地冒着叶尖,以免
被强大的推土机碾压

它周围那绝对的话语权
不可能听见它轻微的呻吟
只有当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响起
它们的存在,才获得确认

阳光落在荷叶、荷花的身上
暗香似乎中和了水泥的硬度
而埋藏在地下的块茎
有一把看不见的铁锹,正缓慢地
越过房地产商那高高的围墙


2018.7.18

青苔墙


茂盛的青苔和坍塌的墙
他们没有互相遗弃,它们
紧紧地拥抱着,在巷子口
沉默的黄昏里

南来北往的人流和偶尔的车鸣
并不能使它们疏离,它们耸立在
众多的新楼之间,它们对于村庄
就不是在否定,而是在丰富
——一种全新的想法

推土机的轰鸣正在远去
村庄扎根岁月的吐纳
没有被打断。在日新月异的大道旁
它们的存在才是真正的激活

而在不远的过去,拆迁、重建
村庄的魂魄被暴力摧毁
它几乎面目全非,它几乎
葬身于欲望的铁臂

它们是在老去,却也在更新
它们谨慎地保存着记忆
却又为四周的喧闹提供了平衡
以自己的细微放大了时间的深远

欲望的挖掘机正在外围忙于拆毁
只有它们在默默重建
它们在这小小的一角,企图
把过去和现在、喧嚣和静默重新统一

           2018年6月26日




荷花

荷花从碧绿的荷池中升起
还可以升得更高些
一朵一朵,给单调的绿喷溅上色彩
给一成不变的夏天,带来奇迹
它们的升起就是拓展
整个初夏,都那么畏葸
只有荷花从碧绿中升起
才点染了色彩、惊喜
才有了略微顺畅的呼吸

而在更早一些,这些被压抑的藕尖
在污泥的黑暗中,酝酿、潜行
努力越过石头的障碍
像我们的命运一样,拒绝
一连串的恐吓、洗劫
从污浊中,把自己洗净
从沉闷的深渊中挺立

它分明也听见风的呼唤,摇摆
挣扎着,它从沉默的群体中
感受到力,正从块茎的通道
向它推送过来,把它举到了
乏味的荷塘上空。

               2018.7.18

山坡上的一片竹林

像一座巨大的绿色喷池,借助
风的拂动,每一股喷泉
都在合奏一曲即兴的乐音

有时候风更加暴戾,而它们
轻轻的反弹
柔韧的身段就能化解于无形
并让演奏更接近华彩

风平浪静时,演奏让位
于情绪的酝酿:记忆
痛苦的经历,或某次砍伐
这些压抑在地下,快要腐朽的东西
便会通过根脉,重新送上枝头
那一夜间长出的新叶,是对
上一次激情的呼应
它们追随节眼的上升
不断叠加,苍翠之上的苍翠
时节虽然有长短
但雄心从未停息……

如若砍伐再次发生
也不会引起混乱,毕竟磨难
还未从生命中删除,而它们已经历
与催命的刀斧相比,生长的欲望
更加强烈、持久,短暂的生殖
足以形成新的合奏

         2018.7.6

月光下的村庄

纵有万般悲欢,也该有一刻的清净

月光如水,村庄就像一个古码头
这一刻的静却静得有些不彻底
总有出走的想法,在那漆黑的床头
怎么压着也压制不住

死去的无声死去,活着的
却无法不茂盛,像路边的野草
难免被过路的汽车惊动
总有一种冲动,在搅动亘古的静寂

当月落西山,沉默鸡鸣就会醒来
它乡下人的脑袋也会知道
“下下人也有上上智”
总有束缚不住的手脚,要奋起
总有沉默的一部分,借着微微的波光
重新复活起来

       2018.7.16-24


交叉路口

如果它静止,万千世界
陷于空寂;如果它沉默
万物和它们的纠葛
将暂时得到停歇
这个时候,它无限接近消失

如果此时它暴动
隐藏的黑夜就开始沸腾
所有的执拗互不相容
交叉路口就来到书写的中心

         2018.7.27

秋天

它看起来还完好无损
一样的晴朗,爽畅
植物还在风中轻轻摇摆

但这只是其中一面,你恰好还在
——事实上,另一面,你也在
只是你的触觉还未醒来
在黑暗那面,有人正在替你活着

如果不远处的这一面突然降临
就像失散多年的亲人
重新回到旧屋
——你不用惊愕,或者欢迎

它们原本就是一体
只是你还没用看见
        
       2018.9.14

林中空地

到这里才刚刚开始,才有点明白
之前的沉默和黑暗是那么巨大
甜蜜的酣睡安放了多少死亡、生殖
和无尽的轮回

而一旦敞开,便也就开始明白
只是,还似乎太少,还必须
小心翼翼地铲除蔓延的杂草
和越来越多的谬误

虽然阳光、雨露从天上洒落
但几乎不能算平静
光把周围的阴影投在它的身上
它还有被再次覆盖的危险

它必须再次撕裂、敞开
它只活在自身的伤口上
那些由缺口看见的新事物,必须不断地
交给烈火的焚烧
它必须不断地切割、自我否定
把头脑中野蛮的闯入者规训成
同盟军,来扩大自己的地盘

与酣睡相比,打开
却是如此痛苦、犹疑
总要经受无数次的锻打
才能把确定的,确定下来

              2018.9.16
蝉鸣

蝉鸣是密林的一个漏洞
那么坚定,不屈不挠地
把幽暗之处的真相传递出来
它必须一再地排除干扰,必须克服
巨大的恐惧,才能说出秘密的假象

大多时候,它们沉在漆黑的幕后
但这不是消失,而是酝酿
叶之网严密地防守着
筑起了一道道屏障
密林的厚实,足以压住
每一个探头的萌芽,足以
给眼睛制造更多的幻象

当蝉鸣结束林中压抑的沉默
从四面八方涌现
它细小的翅膀扇动
就撕开了一个明亮的口子

蝉鸣的出现突然、尖锐
仿佛有些偶然,仿佛一个奇迹
它的到来就可以让我们重新估量
那阴森的静默,那被施与魔咒的叠加态
它的到来就可以让我们相信
眼前高高筑起的墙总有坍塌的一刻
蝉鸣总要涌现,像一束光

        2018年6月19日




建筑还必须继续进行
我们在等待着——我们在等待着
桥的石头路面,从那边
铺筑过来,将我们重新引渡

现在是发水期,我们需要
耐心地等待,需要分清
险滩的暗流和水鬼的幻象
至少,必须把心放下
用双眼去注视黑暗中的亮光

此时的桥,还在危险之中
它的桥墩,在激流的冲击下
激烈地摇晃。它需要加固
需要我们填下石头
用力钉下木桩

我们必须结束这场观望
我们的缺席,正在加剧
这江洪水的泛滥
只有用石仔、木桩和勇气
才能稳住这座桥的晃动

还没到停止的时候
我们还要一段时间,去忍耐
潮湿和泥泞带来的厌恶
要有耐心,用对岸递给我们的光
加深对此刻劳作的理解

当钢架和桥墩搭起,在缝隙中
注入水泥,桥就牢固了
当它把两岸连接起来
当你踏上去,它就能承受
所有在过去堆积起来的犹疑

总有一天,我们将会被引渡
急流也不再是恐惧
桥在两岸高高架起
就像升起的胜利的拱门
我们的心也不再隐匿于观望、叹息

      2018年6月15日




沙滩上的沙子


这众多的沉默,在大海边
我们希望它呐喊、歌唱
我们需要确认它在哪里
并且,是那么的独一无二

它们密集地紧挨着,多么弱小
几乎不能有任何想法
它们也无法叫喊,因为
绝对的隔绝湮没了它们的声音

大海和海鸥的喧嚣如此巨大
只有沙子是无言的,它清楚
一切的伪善和甜蜜的谎言
——沙子呐喊时它是无声的

沙子是一直在呐喊的,只是
生了锈的耳朵在另一面
当他们铁了心的脸
被强行扭转过来
一定是某种力已经凝聚到了熔点
已经把本来迟钝的天平
拨向了另一边。那些沙子愤怒的质问
将没有什么能够遮盖

          2018年6月30日


一片稻田

是它知道所有的艰辛,它必须
郁郁地青,慢慢地黄,才能
抵得过重金属和周围楼盘的脚步
它必须一点点长,一点点灌浆
才能把颗粒结得更饱满
以“物以稀为贵”来平衡价值的天平
这点认识多么珍贵,既符合经济规律
又保存了乡村的完整

是它知道一辆挖掘机的烟囱
正冒着浓烟——搅动泥浆的履带的意志
几乎和水稻的生长一样的坚定
它郁郁地青,慢慢地黄
这场景,就如两种制度的角力
一个只争一息,一个志在千秋

           2018年6月30日


小青藤

到了篱笆上,小青藤有了根据地
之前它小心翼翼,从泥土里探头
忍受昆虫的噬咬,艰难地
用几片嫩芽搭起了梯子

“只有阳光照耀的地方才值得活”
它从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它
甚至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因为怜悯从未在丛林的法则中产生

它被自由的意志带向了高处
柔软的触须最清楚四周的障碍,因为
它周围的否定力量具有高高在上的傲慢

小青藤攀上了篱笆,就拥有一片新天地
它看不见的脚爪,很快
就把那张绿色的大网
铺向所有的角落

           2018年7月2日

十亩荷塘


十亩荷塘,是对房地产的警告
是无声的反抗,也是低调的平衡
起初的逼迫、慌乱
一种来势凶猛的吞噬侵蚀着它们
——几乎没有立锥之地

“他们的存在,只是姑且
在发展就是硬道理面前”
它们的块茎伸展得小心翼翼
谨慎地冒着叶尖,以免
被强大的推土机碾压

它周围那绝对的话语权
不可能听见它轻微的呻吟
只有当孩子们银铃般的笑声响起
它们的存在,才获得确认

阳光落在荷叶、荷花的身上
暗香似乎中和了水泥的硬度
而埋藏在地下的块茎
有一把看不见的铁锹,正缓慢地
越过房地产商那高高的围墙


2018.7.18

青苔墙


茂盛的青苔和坍塌的墙
他们没有互相遗弃,它们
紧紧地拥抱着,在巷子口
沉默的黄昏里

南来北往的人流和偶尔的车鸣
并不能使它们疏离,它们耸立在
众多的新楼之间,它们对于村庄
就不是在否定,而是在丰富
——一种全新的想法

推土机的轰鸣正在远去
村庄扎根岁月的吐纳
没有被打断。在日新月异的大道旁
它们的存在才是真正的激活

而在不远的过去,拆迁、重建
村庄的魂魄被暴力摧毁
它几乎面目全非,它几乎
葬身于欲望的铁臂

它们是在老去,却也在更新
它们谨慎地保存着记忆
却又为四周的喧闹提供了平衡
以自己的细微放大了时间的深远

欲望的挖掘机正在外围忙于拆毁
只有它们在默默重建
它们在这小小的一角,企图
把过去和现在、喧嚣和静默重新统一

           2018年6月26日




荷花

荷花从碧绿的荷池中升起
还可以升得更高些
一朵一朵,给单调的绿喷溅上色彩
给一成不变的夏天,带来奇迹
它们的升起就是拓展
整个初夏,都那么畏葸
只有荷花从碧绿中升起
才点染了色彩、惊喜
才有了略微顺畅的呼吸

而在更早一些,这些被压抑的藕尖
在污泥的黑暗中,酝酿、潜行
努力越过石头的障碍
像我们的命运一样,拒绝
一连串的恐吓、洗劫
从污浊中,把自己洗净
从沉闷的深渊中挺立

它分明也听见风的呼唤,摇摆
挣扎着,它从沉默的群体中
感受到力,正从块茎的通道
向它推送过来,把它举到了
乏味的荷塘上空。

               2018.7.18

山坡上的一片竹林

像一座巨大的绿色喷池,借助
风的拂动,每一股喷泉
都在合奏一曲即兴的乐音

有时候风更加暴戾,而它们
轻轻的反弹
柔韧的身段就能化解于无形
并让演奏更接近华彩

风平浪静时,演奏让位
于情绪的酝酿:记忆
痛苦的经历,或某次砍伐
这些压抑在地下,快要腐朽的东西
便会通过根脉,重新送上枝头
那一夜间长出的新叶,是对
上一次激情的呼应
它们追随节眼的上升
不断叠加,苍翠之上的苍翠
时节虽然有长短
但雄心从未停息……

如若砍伐再次发生
也不会引起混乱,毕竟磨难
还未从生命中删除,而它们已经历
与催命的刀斧相比,生长的欲望
更加强烈、持久,短暂的生殖
足以形成新的合奏

         2018.7.6

月光下的村庄

纵有万般悲欢,也该有一刻的清净

月光如水,村庄就像一个古码头
这一刻的静却静得有些不彻底
总有出走的想法,在那漆黑的床头
怎么压着也压制不住

死去的无声死去,活着的
却无法不茂盛,像路边的野草
难免被过路的汽车惊动
总有一种冲动,在搅动亘古的静寂

当月落西山,沉默鸡鸣就会醒来
它乡下人的脑袋也会知道
“下下人也有上上智”
总有束缚不住的手脚,要奋起
总有沉默的一部分,借着微微的波光
重新复活起来

       2018.7.16-24


交叉路口

如果它静止,万千世界
陷于空寂;如果它沉默
万物和它们的纠葛
将暂时得到停歇
这个时候,它无限接近消失

如果此时它暴动
隐藏的黑夜就开始沸腾
所有的执拗互不相容
交叉路口就来到书写的中心

         2018.7.27

秋天

它看起来还完好无损
一样的晴朗,爽畅
植物还在风中轻轻摇摆

但这只是其中一面,你恰好还在
——事实上,另一面,你也在
只是你的触觉还未醒来
在黑暗那面,有人正在替你活着

如果不远处的这一面突然降临
就像失散多年的亲人
重新回到旧屋
——你不用惊愕,或者欢迎

它们原本就是一体
只是你还没用看见
        
       2018.9.14

林中空地

到这里才刚刚开始,才有点明白
之前的沉默和黑暗是那么巨大
甜蜜的酣睡安放了多少死亡、生殖
和无尽的轮回

而一旦敞开,便也就开始明白
只是,还似乎太少,还必须
小心翼翼地铲除蔓延的杂草
和越来越多的谬误

虽然阳光、雨露从天上洒落
但几乎不能算平静
光把周围的阴影投在它的身上
它还有被再次覆盖的危险

它必须再次撕裂、敞开
它只活在自身的伤口上
那些由缺口看见的新事物,必须不断地
交给烈火的焚烧
它必须不断地切割、自我否定
把头脑中野蛮的闯入者规训成
同盟军,来扩大自己的地盘

与酣睡相比,打开
却是如此痛苦、犹疑
总要经受无数次的锻打
才能把确定的,确定下来

              2018.9.16
蝉鸣

蝉鸣是密林的一个漏洞
那么坚定,不屈不挠地
把幽暗之处的真相传递出来
它必须一再地排除干扰,必须克服
巨大的恐惧,才能说出秘密的假象

大多时候,它们沉在漆黑的幕后
但这不是消失,而是酝酿
叶之网严密地防守着
筑起了一道道屏障
密林的厚实,足以压住
每一个探头的萌芽,足以
给眼睛制造更多的幻象

当蝉鸣结束林中压抑的沉默
从四面八方涌现
它细小的翅膀扇动
就撕开了一个明亮的口子

蝉鸣的出现突然、尖锐
仿佛有些偶然,仿佛一个奇迹
它的到来就可以让我们重新估量
那阴森的静默,那被施与魔咒的叠加态
它的到来就可以让我们相信
眼前高高筑起的墙总有坍塌的一刻
蝉鸣总要涌现,像一束光

        2018年6月19日




建筑还必须继续进行
我们在等待着——我们在等待着
桥的石头路面,从那边
铺筑过来,将我们重新引渡

现在是发水期,我们需要
耐心地等待,需要分清
险滩的暗流和水鬼的幻象
至少,必须把心放下
用双眼去注视黑暗中的亮光

此时的桥,还在危险之中
它的桥墩,在激流的冲击下
激烈地摇晃。它需要加固
需要我们填下石头
用力钉下木桩

我们必须结束这场观望
我们的缺席,正在加剧
这江洪水的泛滥
只有用石仔、木桩和勇气
才能稳住这座桥的晃动

还没到停止的时候
我们还要一段时间,去忍耐
潮湿和泥泞带来的厌恶
要有耐心,用对岸递给我们的光
加深对此刻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18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