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屋顶(杂诗十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屋顶(杂诗十首)

◎余笑忠



       为滞留的大雁一辩

越冬的大雁,那些大家伙
从加拿大飞到波士顿
歇脚一个礼拜,继续往南
如今,这些过客
朋友告诉我说,它们
会在波士顿待上一个月,甚至更久
此乃拜气候变暖所赐
大雁在波士顿的日子安逸了
所谓鸿鹄之志,看来只是季候所迫
不过,这何尝不是出于一种敌意
就像被时差所困之人
每当深沉的睡意袭来,其实
是身体的一种敌意
啊,躺下即是吾乡
不辨黑白,不问时日,不计东西
2018.5.19


       黑 云

十五小时航程后,飞临香港上空
窗帘都拉开了,已近日出之时
眼前只有黑云,那么黑
苦胆吐尽也不过如此
铁链、绞索也不过如此
如此之黑,不知黑从何来
我比以往更希望尽早着陆
我知道,此时已是曙光初现
我知道,如果此时换作月亮
月亮不能从黑云中走出
我知道,有人曾经说过:
你在哪里点燃蜡烛
哪里就是光明的殿堂
这是在地上说出的话
我不知道在高空是否灵验
2018.5.25


       石牌山道见牛马藤
          
那些老藤必须承认
从其藤条上
取下的皮,搓为绳索
最终所能承受的力量
远远超过
老藤本身

那是拉得起一条船的绳索
老藤因其韧性
换回的名字
适用于所有纤夫
适用于所有
躬身于宿命之人

人前我会说出这样的大话:
如果爱一个人,甘愿为其当牛作马
如果恨一个人,咒其来世当牛作马
转身,听到老父的低语:
砍柴不砍藤

我承认,我曾不明其义
时至今日,如梦初醒
我和父亲就在藤条的两端——
中间是刀锋
2018.6.16


       偶 遇

黎明即起,沿江岸散步
凉风吹来,有如宿债一笔勾销的快意
路遇三个女摄影师
正为一只小划子兴奋不已
用她们的话说,在开阔的江面上
一只小划子、一个男人驾船凌波而行
那派头——“看起来真是浪漫”
可以想象,她们的镜头将忽略
沉稳如老者的大货轮

在毗邻的草坪上
我独自目睹了另一幕
一条蛇缓慢地游移
接近路边的小树时
它也有过观望
然后扭身横穿过水泥路面
这造物完全失去了隐蔽
就在我的眼皮底下
它钻入一间小屋的石砌屋基
我知道,它同样来自于江水中
但为自己如此平心静气地旁观感到惊奇

我没有投之以石
也许,我早已认定
如果你打死一条蛇
那死蛇,会转而在你的梦中现身
2018.6.17


       夏日草原上的树
              ——塞罕坝所见

在大片的草甸上,在平缓的坡地上
总有那么一棵,或两三棵树
你不必称它独撑一片天空
但这样一种醒目的存在:像终老他乡者
留下的遗孤
因为它们,路过草原的人
不会只是低头细数花朵
因为它们,飞鸟会躲过一阵阵暴雨

如果,你终不能
如佛的临终教诲一般
——“变成一束光”
那么,百年之后
或许可以埋骨其下……
要退藏就退藏至此:辽阔与无名
2018.7.14


       莲 子

剥开一个又一个莲子
剔掉一个又一个莲心
所谓莲心,是一颗幼芽
白色。浅绿。深绿
绿色者微苦。有时
干脆连莲心一起吃下

记得那旧闻:埋藏于
泥炭中的古莲子,没有成为化石
千年后竟然开出花来
如此珍贵的礼物。只是
这荷花,当属于哪个世代?

我有过片刻的迟疑
看着莲心,那颗幼芽……
从它屈身的样子(像个问号)
到荷叶田田、莲花绽放
在我眼中
顿时用尽沧浪之水
2018.7.21


      

每一场雨中,我看到的只是
雨的背影

它明亮的前额另有所属
我看到的只是拖泥带水
旋即进入大地的雨

我们在地上的日子何其短暂
每一场雨,都在为我们探路

那些被车灯照亮的雨
有着被惊醒的小兽的面容
而你,正是其中的一个

我所经历的每一场雨
是千万个不知深浅的你
一起赴汤蹈火
2018.7.23


       野鸡翎

我不知道父亲如何捕获了一只野鸡
当他年近七旬
没有猎枪,没有弓箭,甚至
没有好视力
他一定激动过,为从天而降的好运气
同那份得意相比,野鸡的美味
都不值一提
他留下了一根野鸡翎
作为礼物送给了他的孙子
我们一度把它粘在房门上
没有任何寓意。最多如其所是
来自一只飞禽,美丽,时日难易其色
也许父亲暗自想到的只是:此物在世的日子
会比他长久

后来果真如此。只是我永远不知道
父亲如何在暮年捕获了一只野鸡
这个一生没有宰杀过一只家禽的人
当他看到我冥思苦想
兴许会笑起来
要我们承认他终于
赢了一回
2018.7.28


       梦的教育

八月十二日,午梦
梦见祖父躺在床上,一个疯子
竟然抄起木棒,对着他的头部猛击
祖父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
但我看见了那疯子
从梦中醒来,我像挨了一闷棍

八月十七日,妹妹来电
告知妹夫头一天干活时,工棚上
掉落的一块瓦砸中了他的头
送县城医院,诊疗,意识清醒
但至今抬不起头来

妹妹在电话中和我说着
我感觉到强作镇定中的那种无奈
有时梦中都会有一记闷棍啊
所谓逆来顺受,就是
以不幸中的万幸来自我安慰
所谓否极泰来,就是
以梦为师,是时候该梦见石头开花了
2018.8.17


       屋 顶

如果房屋漏雨
家里的男人
就会选择一个大晴天
上屋顶拣瓦
找出破的,换上好的
不过,这活儿完全不像
我说的这么容易

比这更艰难的
是上屋顶干别的事
我外婆说过,她的弟弟
被抓壮丁的抓走了
数年杳无音讯
为求他平安,外婆的父亲
辈分高得也像屋顶
我该叫他太公
搭梯上屋顶,一边敲锣
一边呼喊他儿子的名字
多年后还是音讯全无
我上小学后,不禁揣测
外婆的弟弟最好的结局
是到了台湾
但我一说出口
外婆少有地发了脾气
不许我再胡说

往后,只是在漏雨的日子
我会问一问外婆
是不是该上屋顶拣瓦了
2018.8.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8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