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约炮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约炮

◎心地荒凉



傻逼

金泓言
种蘑菇的
前几年见了我
主动要求
加我微信
但没过多久
我就发现
此人又删除了
我的微信
曹军
吴果的同学
前段时间
来北京找到
我和冯波
在北环路店里
白吃白喝
好几天
主动要求
加我微信
但扭头我就发现
这个叫曹军的
也删除了
我的微信
这俩人的行为
使我觉得
在这世上
傻逼
这种人
是确确实实
存在的
2018.8.12


约炮

女孩发在
朋友圈里的照片
越丑
可信度越高
越美
可信度越低
因为据我所知
凡是主动
跟你约炮的
一般都是
丑得没人理会的
凡是年轻貌美的
基本都已成炮灰
2018.8.12


就你牛逼

杜文君
走到101桌前问
侯哥还吃吗
我说不吃了
收了吧
他伸出双手
边收拾碗筷
边乐呵呵地说
他们都不敢问
侯哥还吃不吃
就我敢问
嗯,我说
就你牛逼
2018.8.12


躺着的4

在初宝用来学习
和涂鸦的那本
《全脑开发600题》的书上
我又看到了那个
令人哭笑不得的
粪叉
你这写的是个啥嘛
我问
这是个
躺着的4
她回答
你又来了我说
你应该画一个
躺着的爸爸
因为只有爸爸
喜欢躺着
而4
从来可都是
喜欢
站着的
2018.8.12


老向

有很长一段时间
三年还是两年
老向都是
湘水滨马驹桥店的
一个重要供货商
他为我们
提供燃料
工业酒精
直到后来
政府禁止他再
向我们提供
这种燃料为止
然后我们只能
继续改用
罐装燃气
现在好了
就连马驹桥店
都能用上
正规的
燃气管道里的气了
去年夏天老向曾给
北环路店送过
一段时间的
洗洁精和固体酒精
那天晚上他送完货后
跑到前厅找我聊天
嘻嘻哈哈笑着说
侯总
好久不见啊
2018.8.12


快车

吴胖将车开到
北环路店里去了
中午
我牵着
初宝的手
走出了
已知小区
站在路边
等着我叫的那辆
滴滴快车的到来
初宝突然问我
爸爸
如果每一辆出租车里
都有人怎么办
我说没事
爸爸叫的这辆出租车
除了我们
谁都不会让坐
初宝想了一下
又问我
爸爸
是不是有些出租车
长得不像出租车
也是出租车
我说对的
比如爸爸叫的这个车
一会你就能看到
它长得就不像出租车
但它其实如你所说
也是出租车
2018.8.12


消费要与实力匹配

有钱都好说
泽东当年也很寒酸
革命胜利后
跳跳舞
吃吃红烧肉
接见一下外宾
挺好
2018.8.12


妈的,你的仁义呢

4月份跟一个足疗妹约好
说要去找她做足疗
她所在的足疗店
好像在南四环那边
结果到了八月
我都没去
刚看了一下
我的微信
已被她删除了
买卖不成仁义在嘛
妈的,你的仁义呢
2018.8.12


“灾难性故障”

那次我将手机数据线
插到笔记本电脑上
跟电脑接通后
我找到手机相册文件夹
点击了剪切
然后在硬盘里的一个
新建文件夹里
点击了复制
然后过了一会儿
电脑上出现了
一行令我感到
两眼发黑的文字
“灾难性故障”
妈的
好几十个GB的资料
难道就这样玩完了吗
我赶紧拿起手机
去查看手机相册
妈的
真的啥东西都没啦
提示手机相册为空
难道这就是
传说中的
命中注定吗
我在万念俱灰中
拔掉了手机数据线
关掉手机
再打开手机
我又在万念俱灰中
再次试着打开
手机相册
妈的
感谢真主
那几十个GB本以为
已被我搞丢了的资料
又全部再次回到了
我的手机里
这种感觉
要多酸爽有多酸爽
真有种死而复生之感
2018.8.12


大蒜

虽然我爱吃大蒜
但毕竟在
短时间之内
我也吃不了
那么多大蒜
去年夏天
母亲托哥哥
从河南老家
将半塑料袋大蒜
带到了北京
我将其放到了
厨房阳台上
想起就吃一些
但没过多久
我就发现
那些大蒜
都纷纷发芽了
2018.8.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8 musingswithmitc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