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谷列 ◎ 北海之行(2003年)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 送体验金的网址
甘谷列 ⊙ 生命之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甘谷列 ◎ 北海之行(2003年)



北海之行(组诗)
 
甘谷列
 
 
■ 未到北海之前的想象
 
大海,你的浩瀚
到底是什么样子?
河伯比我早两千年前来过
他发出了望洋兴叹
如今传到了我的耳朵
也令我望你而兴叹
 
我要去到你那儿,留下我的目光
我要在你的沙滩上留下我的脚印
我要在你的海水浸泡我火热的身体
我要像一尾鱼一样,钻进你的液体里游泳
 
你汹涌在我的目光和想象之中
你澎湃在我的灵魂和意念之间
你与我交换身上的血魂,又交换了强大的能量
让我幻化成沧海桑田,让我变作海市蜃楼
让我身上得到强大的动力,也拥有无边的寂寞
让我从身上到心上,都透着无边无际的海水
恍如在人类的视野之外,在天空的虚无之上
我就是一个神,凌空虚度着无边的大海
只是谁的突然的一声叫唤
又将我拉回了车厢里拥挤的现实
 
让我再次看向窗外
再次把目光拉长,好让它有飞鸟一样的视线
好让大海在我心中荡漾
好让远空来到我的眼前
我把大海放大了
它有天空一样广阔的渺长
长得我的心,悬挂在它之上
我把我的心放在了它的心灵之上
我和大海,虽未相见
但此刻已经息息相通
 
 
■  驱车驰往北海
 
在七月的炎热里
我们驱车驰向北海
 
从河池起身,途经柳州
驱车,经南宁直扑北海
 
大地外面的炎热
被空调隔绝于车外
 
车厢的空气闷得令人难受
我们就打开车窗,让外面的热风吹进来
 
怀着无比的兴奋
我们驱车风一般驰往北海
 
沿着桂海高速,漫漫长途奔袭
我们直扑北海
 
北海,这南国美丽的海湾
多少年来我们只闻其名,未见其实
 
如今我们一路如风扑来
直入北海的沙滩上
 
一路上,逢卡过卡,逢桥过桥
费用犹如万税加身
 
终于在黄昏时分
我们来到了北海的银滩
 
映入眼帘的天空和海水
仿佛一马平川
 
游人多如过江之鲫
比开运动会还热闹
 
我们欢呼着扑下大海
任由扑面的浪花将我们淹没
 
在苦涩的海水里泡久了
发现不如在淡水里好玩
 
游够了我们就上岸冲洗
然后带着满足离开
 
可是一截截烂尾楼的闪现
破坏了我们美好的观感
 
于是我们笑谈往事
一串串泡沫就浮现在身边
 
当我们在海边宾馆里住下
北海,你的浪花涌入了我的梦中
 
那些夜里出海游泳的人
犹如夜游的灵魂
 
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此刻我在北海夜泳
 
 
■ 途经南宁,住了一宿,呆了半天
 
途经南宁,住了一宿
呆了半天
我总算有机会
亲眼看看这非典后的南宁
 
在国际大酒店里
我们像一群闲人涌入大堂
散坐在大堂的休闲角落
像一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老板
让侍应生以为生意来了
手提单子过来问我们要点些什么
谢谢,我们表示不要,只坐坐,等等朋友
那先生,你们坐在这边好吗?
我们挪起屁股,坐到了另一处
感受到南宁的神气跟国际接轨
物价也在盛气凌人
我们摸摸自己并不胀实的口袋
一个个知趣地让开了座位
 
在南宁的早上
当我从宾馆里出来
抽空前往建政路28号
拜访南方文坛杂志社
见到主编张燕玲
当年师大文学社的社长,我的师姐
她赠送了几套合订本给我
让我如获至宝,心生感激
这一行,我一手拎着物质,一手提着精神
我要一路读过去
直读到海南
直读到天涯海角
 
这变化的南宁
这日新月异的南宁
这日益国际化的南宁
这越来越美的南宁
让我看见了
心生喜欢
虽然我不在此城居住
虽然我无缘在此城居住
但我心生喜欢
喜欢是不需要什么条件的
只要我喜欢就行
其实南宁或者你们挡也挡不住我的喜欢
 
对于很多事物
或者很多女孩
我都喜欢
莫名其妙的就成了这样
只要她美
我就喜欢
而且喜欢得不行
尽管有时只是一眼
我就喜欢上了她
莫名其妙地
于是我被你们称之为浪漫的诗人
走在这条浪漫的路上
 
我知道我喜欢的
其实是美,是内涵,是精神
 
■ 这海风吹拂的城市
 
这海风吹拂的城市
这海浪扑腾的城市
这烂尾楼的城市
这色情的城市
 
这一半富裕一半贫困的城市
这一半疯狂一半浪漫的城市
这跟美国跟越南相对的城市
这海上丝绸之路始发站的城市
 
我从城中走过,说不出的好奇
我们只来游泳,不讲政治,也不看你的经济
我们只来游泳,不来投资
只为你的经济增加几个“猪的屁”
 
当我们在宾馆里住下
夜里就有骚扰电话不断打来
甚至有小姐直接送上门来
问你要不要?
 
我想起了某某作家,躲在这里的某个宾馆
没日没夜地写作,炮制那些电视剧本
——一集据说多少万元,让人羡慕
也让人觉得出卖自己的灵魂
 
我的一些写诗的朋友
就没有这种福份
没人找他们去写诗
也没有人找他们写歌词
像那些歌坛上的明星一样
专门寻找歌词作者为他们量身打造
 
诗歌就像大海荒凉的边缘
无人光顾,人迹罕至
那上面只有海浪的扑击
小说和电影就像那些开发热闹的景区
它要从市场中挣钱,它要产生经济效益
 
如今我面对着大海
看见了大海波平浪静
它沉默地容纳人类各种各样的目光
也把我的视线吸引到它渺远的天际
 
这白日里平静得不见波涛汹涌的大海
这黑夜里沉静得不闻汽笛的大海
它在我的梦中包围了我
让我化作了大海深处的鲸鱼
 
这海风徐徐吹拂的城市
我沐浴着你的晨光醒来
我再次跳进你的海水里畅游
也任凭你的海风吹拂着我沧桑的内心
 
 
■ 在北海的海边上
 
在北海松软的沙滩上
我们混迹在人群之中
 
争先恐后跳下海去游泳
上岸个个嚷着冲洗淡水
 
——处处都得交钱
这遍地开发的旅游经济
 
无数的人群为这个国家提高了GDP
无数的人群也践踏了生态的环境
 
据说不少地方的红树林在消失
据说大海容纳垃圾的能力在减弱
 
越来越多的垃圾飘浮在大海上
大海的净化功能越来越差
 
海风吹来,不见海鸥在海上鸣叫
天空如火,大海也深不可测
 
不见春暖花见
只见夏季炎炎
 
如今我站在大海边
如今我失去了想象
 
再也没有以前的兴奋
只剩下一脸平静
 
只感受到大海的巨大
只感受到自身的渺小
 
这一刻我站在太平洋的东海岸边上
这一刻我站在地球最大的大洋边上
 
如果这时外太空有一艘间谍卫星飞过
它一定拍摄下我伫立的身影
 
尽管只是万分之一的概率
但我知道,它一定拍摄下了我
 
我面对着大海,怔怔出神
无人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海水只能意会我的心境
而天空却道出了我的胸怀
 
 
■ 北海一日
 
北海一日,海水漫长
我的目光向天,向海,向自己的内心
都是无边无际,海水漫长
 
目光中有美人伫立在水一方
天空万里无云,日光强烈,海水深不可测
我入龙宫,上天堂,都是一瞬间的事
没有我的想象到达不了的地方
 
那深渊下面有一处沉没的王国
波涛卷起它的沉渣
带来它的瓷器和金银财宝埋没的信息
可惜无人得知
我看见它时已迟,早被卡梅隆在《深渊》里
打捞起令人震惊的海船
那些精灵,仿佛带着我飞过无边的大海
来到了她们在海底下金碧辉煌的宫殿
而我,已经是再度为人,从此不生不灭
 
我在念颂着那些帝王们颂海的诗句
远空无边无际,海水也无边无际
不见一个打渔人
也不见一艘远洋舰向我驶来
只见云霞向我滚来
黄金与白银向我涌来
我的目光中,美好的事物无边无际
 
我血管里的落日沉溺于海
我心灵里的梦想也沉溺于海
海风吹过我的身躯,听见我体内澎湃的涛声
已经慢慢平息
我陷入了我一无所知的大海
我就在梦中的大海安眠
 
 
■ 大海边上的梦境
 
在太平洋的边上
我在沙滩漫步,另一个人
在遥远的彼岸,从黑夜的梦乡梦见了我的眺望
她美丽的倩影从旧金山飞来
化作海鸥,在不远处的海面飞翔和叫唤
只是我听不懂她的语言
我向她微笑和凝望,却没有搭腔
因此我错过了一段美好的姻缘
 
有一大群海豚在大海深处比赛泳技
她们正在惬意地你追我逐
我内心的呼唤之声被她们听到
当她们赶来到我漫步的沙滩,我已回宾馆去睡下
她们整夜整夜在我的梦中呼唤
我在梦中跟她们漫游进了海底
参观了她们的故居
又拜访了五光十色的龙宫
一条美人鱼出现在我的身边
我情不自禁向她招手和呼喊
仿佛经过了漫长的时光
她终于羞答答地来到我的身边
和我拥抱着如同拥抱着一条激流
 
大海宛如大幕打开,内里深不可测
我就在它的舞台上唱歌、跳舞
又如王子般指挥鱼群们合唱
鲨鱼钻进火圈,鲤鱼跃过龙门
两只龙虾在上面秀着口技
龙王作为老爸就在幕后紧张地看着儿女们的表演
我作为晚会的总导演,使尽了浑身解数
终于圆满地上演了一场大海前所未有的晚会
他们和谐得比我们人类还要彬彬有礼
她们美丽得整个海洋都为她们侧目
 
当我辞别他们,他们赠送我一颗硕大的夜明珠
当我走出来时不慎失手一抛
太阳从东方的海平面上冉冉升起
我发现我躺在富丽堂皇的宾馆里
我打开窗子,旭日已经上升,海面上波光闪闪
我再次漫步在太平洋的东海岸边
回味起昨夜的奇缘和梦境,心有惆怅
我看见大海一浪追着一浪
向我脚下的沙滩吻过来
宛若向我提示着什么……
 
一座蜃景般的金山就出现在眼前
运送黄金的船只已经启航
它们不是去台湾,也不是去美国
它们是去天上,给朝霞输送辉煌
我的目光追随着海风,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又随着海水,流了回来
我发现我的孤单,有如大海般浩瀚
只见海浪一浪一浪地扑上来,又退了回去
 
 
■ 在大海的身边,我想起了我的女儿
 
在北海的滩沿,我欢跳着下海游泳
游累了,我就上来坐在沙滩上晒着阳光
我喘着粗气,我的快乐也喘着粗气
我的快乐也如海潮一样,一涨一退
我默默地笑了,我欣赏着海,海也欣赏着我
它招呼说:“再来玩吧!”
 
不知怎么,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女儿
突然觉得有些难过
如果她在我的身边,那该多好啊!
此刻无人分享我的幸福
也无人分享我的快乐
如果女儿在我的身边,那该多好啊!
 
此刻在大海的身边,我想起了我的女儿
我恨不得舒展法术,让一股清风将她带来
让我们父女俩,在海滩上追逐、嬉闹
那些波浪仿佛知道我的心声
它们不再展示美丽的形态
以免勾起我的缕缕情思
那些海风知道我的心思,因此它停息了徐徐吹拂
让我不再思念我的女儿
我目注长空,那些长空也知道我的心思
因此它不再一望无际,而是卷来一些浮云
遮住我出神眺望的目光
 
无人知道我此刻的内心
也无人分担我此刻的难过
此刻我在大海的身边,看见了自己的自私
如果我能将我的快乐,分一半给我的女儿
如果让海风吹上她的面庞
如果让她见识到大海的无边无际
如果能让她看见童话书中的美人鱼
那么我这个父亲,就是十年在外漂流
就像奥德赛一样历险,我也心甘情愿!
当然,我必须回到我的故乡
回到我的妻子和儿女的身边
 
我知道,大海的教育是另一种教育
可惜我已错过带她前来开阔眼界的时机
我在家里给她讲的大海,都是纸上的大海
都是语言的大海,而不是真实的大海
如今我坐在真实的大海的身边
想起了我,三十二年才来到它的身边
而我的女儿,我来时却不能带她前来
我就不由得懊悔;
我想缩短她见到大海的时间
却难得如愿
我不知哪年哪月才能带她来到大海的身边
告诉她:这就是真实的大海
这就是美人鱼的故乡!
 
那沙滩边上的一对父女立着观海
那不远处的一对母女蹲着挖沙子
他们让我羡慕,她们让我眼红
如果我此刻带我的女儿来到大海的身边
我一定会走过去同他们打个招呼
交流交流我们的喜悦
此刻,无人知道我的忧伤
万里汹涌如同北海翻滚的波涛
 
 
■ 在北海
 
在北海
我下海游泳
然后上网灌水
好啊,我身边多的是海水
我不停地灌啊灌啊灌啊
直灌得另一边一个朋友受不了
火药味十足跟我吵了起来
我一气之下
将整个北海朝他扔了过去
差点把他淹死
这回他才见识了
什么叫做大海之大
什么叫做北海若
 
 
■ 在北海的现实
 
一些人呆在宾馆里打牌
一些人下海游泳
七月的天气炎热
出来放松的人们
其实进入另一种忙
有人想入非非
有人无所事事
我身处其中
只觉得无聊
我无权批评别人
我只管好我自己
早上起床,下海游泳
中午午休,呼呼大睡
房间的空调直开着
将炎热转化为清凉
我养足精神之后
就不停地思考一些问题
比如这北海是庄子所写的北海吗?
比如王勃沉没在哪一块海域?
一些没有答案,一些已见眉目
我竭尽全力地想,也想不过古人
也想不过老子和孔子,也想不过耶稣和佛陀
我知道我是一个世俗之人
想不过他们这些圣人
可是我不能不想
想烦了,腻了,就下海游泳
可又心生疑问:
我们的远祖的远祖……的祖先
真的是从大海里爬上来的么?
只有那些成天呆在宾馆里打牌的人
他们活得多快乐
眼盯着几个小钱
根本用不着伤脑筋
 
现实总是如此无聊
现实总是如此庸俗
却又如此美好
它让人放松得什么也不想
也让一些人胡思乱想
也让一些人面对大海发呆
让密封的生活透来阵阵海涛
海阔天空就在我的眼前
许多人却躲在宾馆里自得其乐
他们只盯住手中的几张小牌
打得不亦乐乎!
或许在别人的眼中
我这个诗人
比他们更无聊,更枯燥
更不好玩
 
 
■ 在北海游泳
 
那些鱼儿,你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
都在北海里游泳
那些滚滚的白银和黄金,你看得见和看不见的
都在海水里涌动
那些美人鱼,你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
都在你眼前晃动,让你心神不宁
 
你扑入了大海的怀抱
那些雪白的浪花
一波又一波地向你扑来
你就像弄潮儿跟浪花嬉戏
苦涩的海水恶作剧地灌了你一口
让你尝尝大海的苦味
让你知道大海的盐度果真高超
那味道,哇!真不好受!
我一口吐了出来
 
那些雪白的浪花
多像一些无名的海兽
冲撞着我们的腰身
冲刷着我们的双腿
我们欢呼着、奔跑着、扑腾着
像一群无知的小孩
在大海的眼中
真的不过就像一群玩耍的小孩子
 
我们自夸在大海里游泳
其实也只能在近海和浅海
更深的远海我们去不了
大洋我们更去不了
只有在大海里,我才知道力气的渺小
大海的波涛将我推来搡去
我身体里的发动机,发动不起来
能量不足,我意识到人的局限
我陷入在大海里,感到力不从心
比一条金鱼还要软弱
比一只螃蟹还要笨拙
其实我们离陆地不远,离海滩不远
却不得不提了小心
我们的块头,连同我们的肉身
被浪头打得摇摇晃晃
比一块木头好不了多少
 
在北海游泳
就是在北海夏天的炎热中游泳
在烈日的高温下游泳
我走过了很多很多地方才来到这里游泳
第一次在大海里游泳
大海以它的浩瀚和热情,洋溢地迎接了我
我觉得我受到了隆重的贵宾的接待
它还灌了我几口苦酒
让我夜里睡梦中都呕吐不已
 
可是我的快乐又如此长久
以致睡梦中都晃动在大海上
可白日里的异想天开又如此遗憾
那些鱼儿没有自动游到我的身边
那些黄金和白银,也不自海水中自动涌出
我也潜不进那海底的深渊中捞取
甚至那条我胡思乱想的美人鱼
搅得我睡不宁吃不好的美人鱼
我从小就渴望看见的那条美人鱼
也没有到来,让我目睹她的真身
她根本不会出现在我的身边
或许是我真的没本事吸引她前来
又或许她早已绝迹于某个捕猎的海域
 
我的遗憾是如此漫长,如此深刻
于是我不言不语立在黄昏时分观海
独自迎着海风远眺
独自在傍晚时分沿着沙滩散步
一个不知名的螃蟹快速钻过我的脚边,钻进水里
愿它带去我已经到来的信息
美人鱼,愿你前来与我相会,我已经等待你一万年了
 
可我最终得放弃那些美好的幻想
我最终得还原为一个凡人
赤裸着上身,只着一条游泳裤
在大海里扑腾扑腾
不好意思,我的水平就是如此而已
玩着玩着就突然没劲了
这时候我多想念漓江啊!
这时候我多想念漓江的清澈啊!
这时候我多想念漓江的妩媚啊!
北海巨大是巨大了,我在它面前如此渺小
连喝一口水都不给,都是苦的,真不好玩!
于是你看见我,远道而来,投进了大海
最后又不得不怏怏离开
 
 
■ 我宁愿呆在宾馆里好好写作
 
在北海,夏日炎炎,阳光强烈
我呆在清凉的宾馆里
一边速记些乱七八糟的诗句
一边应付着随时到来的骚扰
同事们拉我去打牌我不去
小姐们让我按摩我也不干
我只是消闲,只是放松
睡起来就下海游泳
(游泳是多好的按摩啊)
偶尔涂抹些心中的诗句
有时我什么也不做
痴想我此行有些什么艳遇
跟大海相遇就是人生的一大艳遇
多少年来我想念大海
如今终于亲得一见
如今终于亲眼目睹
然而却又深深地失望了
所有的诗意都不复存在
它只存在于我的脑海之中
它的庞大,让我目力难穷
我的渺小,正如它的一朵浪花
我思想中的大浪
远远悬在我思想的上方
而不是在现实的大海上
我深知它广阔无边
我深知它深不可测
可是大海,我来到了你的身边
却发现自己哑口无言
我不曾经历过你的风雨
也不曾在你的海上航行
对你也谈不上爱与恨
所有的都不过是曾经的幻想和愿望
如今来到你的面前
我失去了所有要说的语言
反正大海,你就在这里
平静地躺在这里
像虚无的液体一样
让人不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
你巨大到了我像一粒沙子
就在你的海滩边
我在清晨和黄昏下海游泳
也在晚上下海冲凉
然后回到宾馆里来洗淡水澡
我宁愿一个人呆在宾馆里写作
也不愿跟他们打牌
我宁愿下海游泳
也不跟他们胡闹
我还在草稿纸上写下:
“写作是消耗身体
游泳是锻炼身体”
我宁愿一边游泳一边写作
我甚至羡慕那些呆在宾馆里被雇佣来写作的小说家
他们一场创作下来,就进项十万
而我写诗,毫无收益
还得倒贴时间和精力
如果有一个人给我提供经费
我也闭门创作,写出一部传世之作来
这一个炎热的夏天
当我躲在宾馆里胡思乱想
外面的炎热被隔在门外
我就想,如果我不好好写点儿东西
就对不起这么好的环境
如果我不好好放松一场
我就对不起自己
也对不起这一趟旅行
我不知道我在这一个夏天的假日里
能够写出些什么
我只知道我要努力,我要沉潜
不写出点什么来真对不起自己
 
 
■ 夜 宵
 
在灯火通明的大排档下
我们围坐在一起吃海鲜粥
 
点些什么鱼,吃些什么鲜?
我实在记不清楚,反正有领导点就是
 
我们只负责吃,而不负责结帐
——集体旅游就有这点儿好处
 
当我们从高考的压力中解脱出来
一放松就来到了北海边
 
当我们从偏僻的山区里冲出来
一飞奔就撞到了北海边
 
无人知道我们是谁,在土著的眼中
——一群外地的游客而已!
 
无人知道我们的腰包是鼓还是瘪?
他只知道,我们吃住必得结帐
 
既然你来到了这里,你总得在这里吃住
你总得在这里消费——不花钱怎么行?
 
这经济的数目,人家旅游城市算得比你清
你来到这里,就是游玩,就是看看大海
 
就是下海游泳,就是上岸吃海鲜
就是无所事事,就是无聊地干些本能之事
 
因此夜宵就免不了
在这个炎热的夜晚里
 
海风吹送来漓泉啤酒的清香
周围传来了白话的口音
 
围坐在这里,我们放开了肚皮
直喝到凌晨两点,直喝到七晕八素
 
直到胃里没有了内存
身体汗流浃背
 
那些见惯了东南西北顾客的摊主
沉默不语地收拾自己的摊子,准备打烊
 
当我们起身离开
这个城市已睡入梦乡
 
我们这些无所事事的人
就像一群夜游的浪荡子
 
只不过是掏空了自己的腰包
只不过是增加了人家的“猪的屁”
 
当然,我们的吃喝玩乐
也拉动了这个城市的消费
 
当然,我们也增长了一点见识
当然,我们也并非一无所获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
在北海的边上,我发现我也成了个庸人
 
                 写于2003年7-8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